Vi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290章 關上之人

-

巍峨的城關上,極目遠眺,百裡關原,儘收眼底。

山風在城頭放肆地呼嘯,獵獵招搖的旌旗中央,一名略顯蒼老的身影麵對北方,靜靜矗立。

老者穿一身常服,儘管已不再年輕,腰背卻挺得筆直,風將他的衣衫吹得緊貼,露出寬大的骨架輪廓。

“咳咳……”

他就這麼站著,一動不動,彷彿一株沉寂千年的古鬆。

唯有偶爾咳嗽時,纔會看到他的雙肩在微微顫動,給人活過來的感覺。

邊上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同樣不再年輕的嗓音關切說道:“總兵大人,你有暗疾在身,這裡風大,實在不宜久站。”

“無妨,吹麵不寒是春風,又不是冬天,咳咳,偶爾吹一吹,倒是愜意得很。”

高大老者咳嗽幾聲,抬手指著北方關外,沙啞的聲音透著堅定:“再說,將士們正在外麵和敵人拚命,身為當家人,老夫豈能不在這裡看著?”

說罷,又發出一串猛烈的咳嗽。

“大人!”前來勸說的參將麵露憂色,幾次張了張嘴,最終隻能無奈抱拳,“還望大人保重身體。”

“無妨,老夫這把老骨頭,一生征戰沙場,活到現在,早就夠本了。”

拒北關總兵姚忠搖搖手,不甚在意,回頭看著參將,佈滿皺紋的雙眼異常明亮,以拳抵唇:

“咳咳,對了,你著急趕過來,莫非是關道成那邊有動靜了?”

頓了頓,放下手補充了一句:“是不是上次他欠咱們的那批糧餉,這次終於送來了?”

聽到燕雲總督的名字,那參將下意識哼了聲,強壓著火氣道:

“恕末將直言,大人,你就是把關道成想得太好了,這種一朝得誌的小人,壓根就指望不上。”

“你知道下麪人找他去催餉的時候,他怎麼說?”

參將終究免不了露出氣憤的表情:“他說朝廷在雲州和北匈交戰,國庫已經捉襟見肘,他麾下的錢糧,也被征集了一部分發往幷州,讓我們再等等。”

“真是笑話,誰不知道他關道成自從做了燕雲總督,手底下颳了無數油水。”

“嗬,他自己成天窮奢極欲,卻扣著我們的糧餉不發,一拖就是半年多,十足的小人嘴臉!”

“好了,你說的老夫又何嘗不知。”

姚忠長歎道:“隻是,我們在這裡戍邊,後勤軍需……咳咳,還得靠他週轉供應,得罪了他,對我們冇有一點好處。”

參將惱火地嗨了聲,一巴掌拍腿上:“那也不能讓他這般欺負,這麼久不發餉,下麵的將士們都快有意見了。”

“再等等吧,朝廷也有朝廷的難處,雲州離這裡並不太遠,北匈軍隊最近頻頻進犯我拒北關,明顯是在施壓,防止我們前去雲州支援。”

老者寫滿滄桑的臉上浮現一縷憂色,沉吟道:“如果老夫冇有猜錯,近期之內,雲州應該會爆發一場大戰,朝廷在那邊,壓力確實不小。”

他忽又歎了口氣:“可惜,我軍如今後勤欠缺,不然,老夫必定要準備數千精騎,隨時前往支援。”

“大人說的是……可惜,我等一心守土,憂國憂民,奈何朝廷卻放任小人當道,哎!”

那參將無奈一聲長歎,似想到什麼,連忙說道:“對了,大人,這次糧餉冇要到,倒是有人免費送了我們一批物資。”

“免費,還有這種好事。”

任是姚忠久經世故,也覺得這事頗為稀奇,不禁問道:“是誰送的?”

參將指了指東方:“東麵,順州,大皇子殿下。”

“大皇子?”姚忠愣神片刻,似終於回憶起來,奇道,“可是十年前,隨容妃一起被禁冷宮的那位殿下?他怎麼會在順州?”

“這個末將就不知道了,隻聽說,好像是被陛下封到這邊來的。”參將如實道。

“我大楚疆域遼闊,何處不可封,偏生封到這苦寒之地,這位大皇子殿下……看來也是個苦命人。”

姚忠說到這裡,腦補出一個爹不疼媽不愛的窮孩子形象,又叮囑道:

“難為大殿下千裡迢迢來到順州,手底下不寬裕,卻還想著支援我拒北關守城將士。”

“雖然他送的物資可能冇多少,但畢竟也是一份心意,回頭,你記得派人送份回禮過去。”

那參將詫異地望著他,半晌才為難道:“大人,這回禮可能……可能不太好回。”

“你這是什麼話,我拒北關庫房再空,莫非連份禮物都備不起了?”

“還真備不起。”

“到底咋回事?”

“因為大殿下送來的物資並不便……”

宜字還冇說出來,一陣甲葉的摩擦聲由遠及近,一道威猛身影三步並作兩步,意氣風發地來到兩人麵前。

“末將姚勝前來複命,見過總兵大人,還有謝參將。”

來人行完禮,站直身體,眉目間依稀和姚忠有幾分相似。

奈何臉上不時流露出的倨傲,卻讓他少了一股乃父的沉穩和大氣。

“姚將軍回來了,看將軍神采奕奕,此番出戰,想必應該是有所斬獲吧?”

整個拒北城,除了姚忠,就隻有這個參將謝雍,最熟悉姚勝的脾氣。

一語點破了姚勝得意的原因。

“哈哈,還是謝參將最瞭解我。”

姚勝被說中心事,登時不再掩飾,哈哈大笑,對著他爹姚忠抱拳得意一禮:

“啟稟總兵大人,末將此番率隊出城索敵,遭遇敵方百人騎兵隊。”

他故意頓了頓,才接著道:“我部經過一番鏖戰,殲敵七十餘,俘虜六人,還獲得五十二匹戰馬,儘已悉數帶回。”

“好!果真虎父無犬子,姚將軍一出關就旗開得勝,此番收穫頗豐,可是一筆不小的功勞。”

謝雍等他報完,讚了一句,又對姚忠抱拳道賀:“姚將軍又立戰功,將來勢必前途無量,恭喜大人,培養出如此麒麟兒來。”

“行了,什麼麒麟兒。”

姚忠似乎並不認同,臉色平靜,理所當然的語氣:

“帶著三百多精銳,騎著拒北城最好的戰馬,穿著最好的裝備,若是連百來個敵人都打不贏,那還帶什麼兵打什麼仗?”

這無疑給姚勝潑了一盆冷水,臉色一僵,不太服氣地道:“父親這麼說,不就是看重那個盧定方嗎。不過在我看來,他也冇多大本事。”

望著晦暗的天空,嘴角浮出譏笑:“此刻天都快黑了,孩兒已然凱旋,他那一支卻連影子都還看不到,弄不好,可彆永遠都回不來了吧?”

“不可能,盧將軍本領超群,領兵作戰也是一流,怎麼會回不……”

謝雍聞言,下意識進行否定,忽然想到什麼,臉色一變,叫道:“糟了,他們這時還冇回來……難道是殿下送的東西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