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230章 上船

-

上午的天氣晴好,白河上江平水闊、波瀾不興。

鎮西頭的碼頭上,一條大船劃破平靜的水麵,向著下遊鎮中心的碼頭緩緩駛去。

那裡停泊著一艘巨大而華麗的畫舫,雕梁畫棟,紅燈圍繞,在眾多船舶中尤其惹眼。

楚嬴最終還是采納了秋蘭的意見,決定趁著還有時間,開船前去與女坊主一會。

用小侍女的話說,名滿天下的默韻大家,歸根結底隻是個弱女子,又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楚嬴信了纔有鬼!

不過,為了滿足小侍女的心願,他還是選擇接受邀請。

大船順利泊進鎮中心碼頭,緊臨著仙鶴畫舫一側停下。

“楚公子,這邊請。”

對麵畫舫上,丫鬟鈴兒早就等在那裡,一見他們靠過來,立刻吩咐隨船的船工,在兩條船中間搭好踏板便道。

“殿下,這仙鶴畫舫好大啊!”

離得近了,越發發現畫舫的宏偉壯觀,秋蘭望著巨大的舫樓,小臉上寫滿驚歎和興奮。

一旁的郝富貴和晁遜等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與他們相比,楚嬴就要淡定很多。

“還行吧,等將來本宮給你造艘更大的。”

畢竟受限於時代,仙鶴畫舫無論是體積還是外形裝飾,比起楚嬴前世見過的豪華遊輪,終究是小巫見大巫。

不久棧板搭好,楚嬴帶著一行人上了畫舫。

等繞到入口處的時候,楚嬴才發現,另一側竟然也停泊了一艘外形精緻的大船。

這就有意思了。

楚嬴在泊進碼頭之前,曾從這裡的船家口中得到一條訊息。

據說,仙鶴畫舫主事者和碼頭負責人有過溝通,附近數丈之內,不允許其它船隻停靠。

他們的船能靠近,是因為受邀客人的身份。

至於這艘船……估計十有**也是一樣的待遇。

“殿下,怎麼了?”

見楚嬴忽然停住腳步,晁遜俯在他耳畔小聲問道。

“冇什麼,看樣子,客人好像不止我們啊。”

婊婊又在搞什麼名堂?……楚嬴揉揉眉心,毫無頭緒,先進去再說。

“哇,這就是仙鶴畫舫麼?果真不同凡響啊!”

一進畫舫,小侍女就被內部環境吸引住了,掩住小嘴,不時發出驚歎。

和外表惹人眼珠的極儘華麗不同,畫舫這裡麵的裝飾,卻是高雅清新的格調。

簾緯、書畫、插花、蒲團、檀香、茗案……每一處佈置都獨具匠心、恰到好處,素雅中透出一股禪意,體現出主人的生活態度。

正所謂,上流看品味,中流看人設,末流看外表。

果然也隻有這種環境佈置,才配得上天下三姝的名頭。

看來婊婊也不是浪得虛名啊!

楚嬴且走且看,對於女坊主有了一定改觀。

“楚公子,請進。”

穿過兩重珠簾,終於進入到正廳。

果然不出楚嬴所料,客廳的一側,已經坐上了好幾名錦衣公子。

此刻,上首主人的位置尚還空著,默韻不出現,幾人也冇那麼拘束,趁機彼此談笑風生。

突聽珠簾捲動,又有客人進來,下意識齊朝門口瞧來。

然後,紛紛臉色大變,死死盯著楚嬴:“怎麼是你!”

“怎麼就不能是我?”

楚嬴愣了下,待看清楚幾人模樣之後,不由樂了。

這群人不是彆人,正是昨早三鮮樓裡,被他教訓過的那群公子哥。

時隔不過一天,這些人的臉上,明顯還能看到一些烏青的痕跡,根本無法遮掩。

可想而知,在見到楚嬴這個仇人後,這些人會是什麼反應。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昨日三鮮樓一彆,諸位彆來無恙啊。”

楚嬴無視他們憤怒的目光,帶頭走進來,一邊樂嗬嗬拱手,一邊在他們對麵坐下。

“哼!好個彆來無恙,你該不會以為,我們已經忘了昨天的事了吧?”

對麵的汪敬一臉咬牙切齒,手掌按住案幾,身體前傾,彷彿隨時會起身撲出一般。

“怎麼會,傻子挨一頓打還能記三年呢,你們就算再蠢,怎麼也比傻子要強,你說是吧?”

楚嬴端起茶潤了潤喉嚨,慢條斯理地迴應道。

“你敢罵我們是傻子!”

公子哥們大怒,一半人拍案而起。

“誰罵你們傻子了,我是說,你們已經突破了傻子的層次,這是在誇你們好嗎。”

楚嬴一臉無辜。

“你!”

汪敬大怒,眼前就要帶頭衝鋒,卻被隔壁邱子明一聲咳嗽打斷,低喝道:“住手,不可輕舉妄動!”

“子明兄?”

汪敬幾人一愣,皺眉看向他,卻見邱子明抬眼看了看楚嬴,緩緩開口道:

“君子動口不動手,況且,這裡是坊主的地方,你想要得罪坊主不成?”

“在下……在下當然不敢。”

汪敬氣勢一弱,靠過去壓低聲道:“可是子明兄,這小子帶給我們的恥辱,難道就這樣算了?”

邱子明冷笑,同樣小聲:“當然不能算了,不過,似你們這般衝上去,就能找回場子嗎?”

汪敬這纔想起楚嬴的強悍,還有他的那群屬下,動起手來,同樣厲害得不像話。

臉色數變,惱火地哼了聲:“那該怎麼辦?”

“很簡單,這裡不能動手,不代表外麵不能,找個人,去把漕幫的弟兄召集過來,一會兒趁他們離開時……”

邱子明藏在案幾下的手掌,比了一個捶打的動作。

汪敬眼睛一亮,忽又皺起眉來:“叫人倒無妨,可是,東薊知府有令,嚴禁鬨事,萬一被官府發現怎麼辦?”

“放心,今日春祭,那個順州的皇子將會出現,官府那群人必定會去迎接。”

邱子明一副算無遺漏的模樣:“我們在這邊動手,反倒不會引起注意,這就是所謂的燈下黑。”

“還是子明兄想得周到,高,就是高!”

汪敬聽完他的分析,深以為然,豎起拇指讚不絕口。

冷冷掃了楚嬴一眼,他趕緊將身後一名小廝喚到跟前,在其耳邊小聲吩咐幾句。

待小廝一走,王子敬一改先前的猙獰,氣定神閒坐下來,眼神淡蔑地望著楚嬴:

“小子,算你運氣好,今天我們就給坊主一個麵子,不在這裡不與你計較……好好珍惜此刻的安寧吧。”

“哦?”

楚嬴抬了抬眼皮,正想問問誰給這群人的勇氣,主位仙鶴屏風後麵,忽然飄來一聲惋惜的輕歎:

“汪公子這又是何必呢,難道,就不能看在奴家的麵上,和楚公子化乾戈為玉帛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