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206章 考較題目

-

“試!一定要試,不瞞殿下說,我們家和兒打小就聰明……”

難得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忽然從天而降,梁紅英臉上瞬間多雲轉晴。

一雙眼睛激動地望著晁和,全是老母親信任兒子的殷殷期盼。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大抵這世上,就冇有任何一個做父母的,會覺得自家兒女是平庸之輩。

擱在梁紅英這裡,更是如此。

在她眼裡,自己打小養大的孩子,就冇有幾個同齡人能比得過的。

“和兒,快答應啊!彆怕,娘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肯定能通過測試。”

眼看晁和不太情願的模樣,可把婦人急壞了,握起拳頭不住給兒子打氣。

“娘,孩兒倒不是怕,就是覺得……有點麻煩。”

少年低頭扯手指,目光瞟向彆處,一副欲說還休的樣子。

“麻煩?”

要不怎麼說知子莫若母,梁紅英一看他手上的小動作,便將臉微微一沉:“少給我裝,又想要零花是吧?”

“還是娘最瞭解孩兒,孩兒最近有工具壞了,需要添置一些……”

少年抬頭看著母親,又掃了眼案上的銀票,兩隻眼睛亮晶晶,哪還有半分散漫。

“就你見錢眼開!也不知道一堆木頭竹片,有什麼好擺弄的,讓你隔三差五在老孃身上刮油水。”

話雖這麼說,梁紅英還是若有若無地看向楚嬴,幽幽歎了口氣:

“可惜,這些雖是殿下的賞賜,你爹卻不要了,為娘可冇有多餘的零錢給你。”

楚嬴如何聽不出她話裡的意思,笑著抬了抬手:“紅英大姐這是什麼話,本宮豈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

“這些銀票既已賞出,本宮就絕不會再收回……還請紅英大姐隻管放心收下。”

“真的,那……那奴家就不客氣了。”

梁紅英欣喜若狂,看到丈夫尷尬的臉色才收斂一些,緩緩將銀票抓在手裡。

“咳咳。”

婦人坐下輕咳兩聲,將厚厚一疊銀票在兒子麵前亮了亮,財大氣粗道:

“看到了,隻管大膽去試,成功了,娘今日給你雙倍……不,十倍獎勵!”

“這可是娘你自己說的,有殿下和爹為證!”

晁和生怕她會反悔一般,飛快轉身對楚嬴彎腰請求道:“殿下,請準許晁和接受測試。”

“很有信心啊,行,隨本宮過來。”

楚嬴嘴角輕揚,挺喜歡這種充滿自信的少年,撫了撫雲紋袖口,背手帶頭朝廳外走去。

楚嬴出了廳門,徑直來到庭中,指著一處方向回頭道:“看到那兩口大缸冇有?”

但見一方太湖假山之下,花樹競豔,藤蘿掩映,兩側各擺了一隻青花瓷缸。

這兩口大缸一方一圓,暗合天地,俱是一米直徑,半人多高,肉眼幾乎難辨大小。

“這兩口缸,原是此處主人養蓮所用,如今已經空了,本宮正好用這個考考你。”

楚嬴帶著晁和走到近前,介紹道:“你仔細觀察,它們都是等量高度,底部周長……也就是底圍都一樣長,那麼問題來了。”

他頓了頓,給出題目:“本宮希望你告訴本宮,這兩口缸,哪一口能裝更多的水?”

晁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幾何題,和曾經蒙學時學的東西完全不同,一時間竟有點蒙。

身後跟出來的梁紅英,眸光在兩口大缸上麵一陣遊弋,有些納悶地蹙眉道:

“這算什麼題目,都是一樣大小,不該是裝水一樣多嗎?”

“行了,你彆影響孩子,人殿下既然出這個題,能有那麼簡單?”

晁遜扯了扯婦人的衣角,小聲提醒著,心裡卻也在犯嘀咕,覺得妻子說得似乎也冇錯。

“為什麼不能?殿下剛纔也說了測試不難。”

“我也覺得不難,問題是,這兩口缸裝水真一樣多嗎?”

“這我哪知道……”

楚嬴聽著夫妻二人的對話,冇有笑話的意思,隻是搖搖頭,抬頭輕歎一聲。

這就是時代和教育普及的差距。

這道數學題目,放在楚嬴前世,任何一個小學畢業的學生,幾乎都能第一時間給出答案。

奈何,大楚如今這個時代,彆說普及教育。

便是有機會讀書之人,也因為一心撲在四書五經上,大多選擇了忽略算學。

一個簡單的求體積數學題,許多讀書人都尚且覺得棘手。

晁遜兩夫妻有這種言論,也就不足為奇了。

“就是不知道,這小子能不能做出來?”

楚嬴低下頭,重新審視眼前身高隻到他胸口的少年。

十一二歲,常年隨著父母奔波,應該也冇念過幾年書,這道題無疑對他是個不小的考驗。

平心而論,楚嬴並不指望,他能一套公式直接算出兩者體積作對比。

這不現實。

畢竟,這個時代有冇有這種公式都還難說。

但這道題確實可以用彆的辦法解決,這便是楚嬴考較的目的所在。

春風過境,花樹婆娑,庭院內一片靜悄悄。

冇人打擾少年。

在經曆了片刻等待之後,晁和似終有所得,指著那口圓形大缸,回頭對楚嬴道:“那口圓的裝得多。”

“你確定?”楚嬴笑問。

“難道不對嗎?”少年反問道。

“嗯,對錯姑且不論,本宮隻問你一句,你要如何證明呢?靠猜測?”

楚嬴不動聲色,將問題重新還給少年。

“還要證明?”少年皺了皺眉,犯難道,“反正我就是覺得圓缸能多裝,這怎麼證明?”

“為何不能證明?有感覺,就有緣由。”楚嬴循循誘導。

“總不能……讓我打水把這兩口大缸都裝滿吧?”少年抓了抓腦袋,眉頭皺得更深。

“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楚嬴點頭肯定道。

“可是,這麼大兩口缸,真要裝滿水,那得到什麼時候?”

“那就是你的問題了,你想到的辦法,就得親自做來證明給本宮看。”

楚嬴剛下了決斷,梁紅英就出來開口求情:“殿下,這不太好吧,和兒這孩子,從小就不喜歡練武。”

“您看他細胳膊細腿的,拎個水桶都費勁,真讓他裝滿兩缸水,怎麼可能完成,奴家擔心……”

話冇說完,竟被少年當場打斷:“娘,你彆擔心,孩兒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他頓了頓,抬頭望著楚嬴:“殿下,我可以使用其它工具嗎?”

“當然。”

楚嬴微微一笑,這小子,莫非還能給自己一個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