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205章 忍者無敵

-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想要將一個重情重義,又本領高強的人留在身邊,應該如何操作?

首先需要……分一分性彆。

女人最簡單,直接睡服她。

男人的話就麻煩一點,儘管一樣也是說服他,卻需要一點小小的技巧。

一般來說,需要示之以恩,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待之以義。

四樣齊具,這個人基本也就拿下了。

關於這點,三國時期,北魏曹老闆厚待關羽的故事,就是最佳模板。

儘管最後冇能留住關羽,但那是因為人家早已名將有主,最終才差了那麼一丟丟。

然而,晁遜不是關羽,雖然前者同樣講義氣,但他目前卻是一個自由人。

於是,楚嬴冇太大波瀾就成功了。

看起來,楚嬴的確是套路了晁遜一波,但,這也是出於對對方的肯定和欣賞。

乃至,不想讓這樣一員前途無量的猛士明珠蒙塵。

去前線殺敵,累積軍功就能做軍-官?

醒醒,哪有那麼容易!

無論什麼世道,過去現在甚或是遙遠的未來,想要往上爬,僅靠個人能力都是遠遠不夠的。

晁遜夫妻可能不明白,但楚嬴心裡卻很清楚。

此人留在自己麾下,遠比跑去邊鎮投軍混出頭要容易得多。

要不然,他也不會浪費工夫在這裡大打感情牌。

可不是什麼庸才,都值得他楚嬴器重的。

“好好好!起來吧,你能這麼想,本宮當然求之不得,本宮很欣慰,也很感動,不過……”

楚嬴哈哈大笑,連說三個好字將晁遜扶起來,重重在對方肩上拍了一下。

欣喜之餘,忽又向梁紅英望去:“是不是,再問一問尊夫人的意思?”

“嗬嗬,殿下這是哪裡話,咱們老晁家向來都是男人當家做主,夫君發了話,奴家做妻子的哪敢不遵從,還有什麼好問的。”

金錢永遠是最好的禮儀老師,再強勢的女人,也能調教成丁香一樣溫婉的姑娘。

梁紅英笑靨如花,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不時將視線瞟向茶案那堆雜亂堆疊的銀票,隻覺得分外滿意。

近三千兩銀子!

她一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錢。

本來她還以為,像她這種練武之人,自小得了修行的裨益,麵對任何事情都會處之泰然,心靜如水。

結果,真當這麼多銀子放在眼前的時候,梁紅英才第一次確認了自己的內心。

真的無法淡定啊!

為此,哪怕讓她放棄平素強勢的習慣,故作姿態地做一回小女人,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隻是,她誠然努力想要表現出溫柔的風情,最後反而落入下乘的矯情,讓三男一女全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外麵春光明媚,室內寒意催人。

熊孩子最先受不了,再次化身叛逆少年,譏諷道:“奇怪了,咱爹啥時當家做主過?我怎麼不知道?”

“死孩子,你今早冇吃飯啊,一張嘴就是封不住!”

梁紅英抓狂,奈何自己下的崽打又捨不得,一怒之下,轉身抓住晁遜的手,恨聲道:

“遜哥,你不是喜歡孩子嗎,正好,我們再生一個,氣死某個不讓人省心的!”

“……”

晁遜看了眼旁邊的楚嬴和秋蘭,表情有些僵硬。

另一邊的少年微微動容,舉手喏喏地道:“那個,娘,你之前不是一直說不生的嗎,孩兒有個建議……”

“哼!不想讓我們生?”

梁紅英麵有得色,繼續威脅道:“晚了,誰讓你成天惹我生氣,如今我們家也有了,銀子也有了,正好生一個出來,免得你有恃無恐。”

“不是。”晁和搖搖頭,聲音平靜地道,“我是說,要生就生一個女兒,我想要個妹妹。”

“……”

梁紅英嘴角抽動,下意識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有些愣神地道:“男女也是能選的?”

晁和無所謂地攤開雙手:“沒關係,這胎不行,還有下胎,下胎再不行,還有下下……”

“呸!你個死孩子,當老孃是母豬嗎!”

梁紅英猶有風韻的臉噌噌的紅,這回終於怒了,柳眉倒豎,起身揪住少年,抬手就準備來一套愛的顏飽健操。

纖細修長的五指,終於讓叛逆少年想起,曾經被其支配的恐懼,趕緊向晁遜求助:“爹!”

晁遜一臉同情地看著兒子,低低歎息:“和兒,你知道的,這個家為父有些事……委實不好與你娘計較。”

見他不敢為自己出頭,晁和靈機一動道:“爹啊,娘剛纔都說了,咱們老晁家是你當家做主!你說一聲,讓她放了我。”

這孩子,看樣都十一二歲了,咋還這麼天真,女人的話你也敢輕易相信?

楚嬴旁觀者清,搖搖頭,對少年報之以同情。

果然。

即便有兒子的提醒,晁遜還是冇有半點當家做主的覺悟,反而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和兒,可還記得,為父曾經教你武者之心的最高境界?”

“記得……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晁和天資聰慧,飛快背誦出來。

“記得就好,忍一忍,很快就過去了。”

晁遜雙手抹了把臉,腦袋撇到一邊,隻當冇有看見。

“……”

少年大吃一驚,幼小的三觀受到了暴擊。

原來仁是忍的意思嗎?

我年紀小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遜哥,和他說這麼多乾嘛,這孩子就是欠收拾,奴家今日定要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梁紅陰著臉,將晁和小雞崽一般拎起來,正要下手,卻被楚嬴上前攔下,笑嗬嗬勸道。

“紅英大姐,老晁家就這一脈單傳,要是腦子打壞了可就糟了,你消消氣,晁和隻是個孩子,何必與他置氣,你說是不是?”

梁紅英不依不饒,從鼻孔裡哼了聲:“打壞了,再生一個就是!”

晁和愈發瑟瑟發抖。

楚嬴皺了皺眉,胸膛挺直,作嚴肅狀:“生孩子豈可兒戲,再說,本宮觀你家晁和,聰穎早慧,遠超同齡人。”

“恰好,最近本宮正想物色幾名傳人,以他的資質,試一試,說不定能拜入本宮門下,若是打壞了,可就冇這機會了。”

“嘶……拜入殿下門下!”

最後這半句話,讓婦人微吸口冷氣。

心想,給殿下當保鏢都這麼高收入,若是當傳人……唔,若是兒子能成功,夫君做不做軍-官也無所謂了啊。

念及於此,梁紅英放開兒子,回身熱切地問道:“敢問殿下,和兒要怎樣才能成為您的傳人?”

“很簡單,通過一項測試就行。”

楚嬴饒有興致地將少年上下打量一番,俄頃,淡淡一笑:“要試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