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178章 二次拉攏

-

這場沙塵暴就像一個不滿足的婊婊,在順城身上瘋狂纏綿了一天一夜,直到天亮才堪堪離去。

風沙停了不久,小院迎來一批新的客人。

客廳中,分賓主坐好。

一應茶水上齊之後,楚嬴潤了潤嗓子,直接開門見山。

“想必這次順城麵臨的危機,諸位也有所耳聞,本宮今日請你們過來,便是希望能共商對策。”

頓了頓,長眼微眯著緩緩掃過眾人:“如何,不知諸位可有什麼想法?”

現場陷入沉默。

眾人或是低頭沉思,或是端茶搖頭,或是彼此眼神交流,就是冇有一個吭聲。

談判嘛,總要憑些手段。

商賈趨利避害的天性,讓他們在麵對這種情況時,往往會事先在心中權衡得失的砝碼。

楚嬴也不急,眼瞼低垂,端起茶靠著椅子悠閒品著。

他太熟悉這些人貪婪的秉性,總歸謀利的關鍵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耗得起。

冇錯,這群人正是上次王琦找來的那群商賈。

那次除狼行動中,彆看這些人個個都貪生怕死,但在利益的驅動下,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尤其是,他們手底下的仆從護衛加起來,也有兩三百人,這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所以,雖然這次王琦另有任務離開了順城,楚嬴還是憑著他留下的聯絡方式,派人又將這些人請來。

果然。

在對耗了一刻鐘後,商賈一方終於還是急了,沉默的空氣被一聲咳嗽打破。

“咳咳。”

又是那個胖子商賈,這人似乎在這群人中間地位頗高。

但見他咳完之後,放下茶杯,略帶指責的語氣開口道:“殿下恕罪,如果小人冇記錯的話,殿下上次答應我們販鹽的事,至今都還冇兌現。”

“如今,殿下卻又要我們再次幫忙禦敵,此事隻怕……”

他故意搖頭長歎一聲,端起茶喝了口,這才又慢條斯理地開口:

“殿下應該知道,我們都是生意人,既然做生意,最在乎的便是誠信二字。”

話音落下,其餘人見機立馬放下茶杯,紛紛點頭附和。

“寶山兄這話說得好,人無信則不立,誠信,纔是處事的根本。”

“希望殿下能讓大家感受到誠意,如此,便是那些盜匪殺來,我等也定會拚死相助!”

“冇錯,誠信最重要,有誠意纔有動力……”

一**商大談誠信,落在楚嬴眼裡,簡直比豬八戒說自己不想偷看嫦娥洗澡還可笑。

我呸!一個個的也不拿鏡子照照……誠信?你們有這種東西嗎?

楚嬴強壓下諷刺大笑的衝動,對方想要占據談判主動,他自然不能讓他們得逞。

“諸位說得好,人生天地間,誠信乃做人之本,看來諸位也和本宮一樣,英雄所見略同啊。”

楚嬴先對眾人的言論大讚一番,隨後放下茶杯,臉上笑容分毫不減:

“既然說到誠信,本宮正好想要問一句,那天本宮本安排你等在衙門外接應,為何吳狼最後殺出去了,卻不見你們一個人影出現阻攔呢?”

“這……”

眾人臉色紛紛僵硬,麵麵相覷,空氣中瀰漫著尷尬。

楚嬴薄唇微挑,微闔的長眼中瀉出一縷譏諷:

“當然,本宮其實很願意相信諸位是講誠信之人,隻是當時恰不湊巧,冇能及時趕到而已。”

“對對對,殿下說得極是,當時我們已經全力趕路,奈何還是晚了一步。”

胖子商賈戚寶山還以為楚嬴在遞梯子,想也不想便順杆往下爬,其他人自也跟著紛紛點頭。

“真隻晚了一步?”

楚嬴似笑非笑的眸光令胖子一陣心虛,用手背擦了擦額頭,硬著頭皮道:“確實……確實隻晚了一步。”

“哦?”楚嬴眼中戲謔更濃,“既然隻晚一步,為何本宮處決那個假‘吳狼’,足足花了三刻鐘,乃至最後分發武器又花了一刻鐘,卻仍舊冇有看到你們呢?”

他頓了頓,視線從眾人臉上一一掠過:“請問,諸位的誠信呢?”

“這……這個……”

眾人甫一接觸他的目光,無不心虛低頭,而作為出頭鳥的戚寶山,則是訥訥說不出話來,隻用袖子一個勁地抹汗。

明明涼爽宜人的天氣,這廝臉頰上汗珠卻流得異常歡快。

“好了,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給本宮收起你們那一套。”

適當敲打之後,楚嬴收斂神色,一臉肅然道:“彆說本宮不給你們販鹽的資格,就憑你們上次騎牆觀望的態度,有冇有資格,你們自己心裡冇數嗎?”

“話也不能這麼說,殿下。”

一個年長些的商賈澀聲道:“上次我們確實出手猶豫了些,可最後,畢竟大傢夥還是出力了,還死了十幾個人,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你不必訴苦,你以為本宮不知道,你們是最先衝進碉樓庫房的一批人,難道那裡麵的東西,還不足以補償你們嗎?”

楚嬴寶劍一般的銳利雙眸,彷彿能洞穿一切,一字一頓道:“若是冇有本宮允許,你以為,你們可以搶到那些東西?做人要知足。”

“這……殿下說的是,小人受教了。”

那年長的商賈臉色微微漲紅,氣勢頓弱,起身作揖一禮,坐下再不敢多言。

其他人見狀,一個個也變得心虛起來,再不複來之前的理直氣壯。

“你們彆覺得本宮苛刻,想要得到多少回報,就要付出多大代價,作為商人,這個道理你們應該比誰都清楚。”

楚嬴喝口茶潤潤嗓子,打開天窗說亮話:“平心而論,上次你們的表現,確實令本宮很不滿意,不過……”

他頓了頓,將低著頭的眾人目光都吸引過來,鄭重其事地道:“本宮從來不是一個小氣之人,所以,本宮可以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本宮答應你們,隻要這次你們真心出力,精鹽的販賣資格,事後必有你們一份。”

“而且,未來從上關堡出關北上的交易,本宮也可以交給你們打理!”

“嘶……!”

眾人本就蠢蠢欲動的內心,在聽到最後這句話時,頓時紛紛倒吸涼氣。

一直默默觀察他們反應的楚嬴,雕刻的唇角微挑,這事,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