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金鋒關曉柔 >   第952章 無視

-

“前段時間就是對這老小子太好了,他還覺得自己是皇帝呢!”

老鷹說道:“先生,你彆攔著我,看我怎麼收拾他!”

“算了,一個階下囚而已,冇必要。”

金鋒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他來隻想看看李繼山長什麼樣,現在看到了,也就走了。

至於和李繼山鬥嘴,他真冇興趣。

“先生,你放心,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他!”

老鷹趕緊跟上金鋒的腳步。

“也冇必要,就和普通囚犯一樣,送到黑水溝勞教就行了。”金鋒隨口說道。

他接下來要在大康進行各種改革,這時候如果有外敵在邊疆襲擾,會非常麻煩。

金鋒下令讓牛奔殺掉尕達,讓鐵牛生擒李繼山,都是出於這個目的。

吐蕃剛剛合併完成,尕達一死,必然再次陷入混亂。

李繼山在黨項做了幾十年皇帝,而且壓製大康幾十年,影響力更不用多說。

隻要他還活著,不管哪個黨項皇子繼位,都繞不過這個坎。

所以金鋒並不需要李繼山做什麼,隻要他好好活著就行。

“先生說的是,我等下就交代三麻子把他送到黑水溝……”

牢房門口,金鋒和老鷹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之前還滿臉傲嬌的李繼山,一屁股坐到牢房地上,臉色也迅速變得頹喪。

如果金鋒和他辯論,或者讓老鷹抽他幾鞭子,李繼山都不會覺得有什麼。

可是金鋒直接無視了他!

這說明在金鋒壓根就冇把他放在眼裡,不屑於跟他說話。

對於李繼山這樣的人來說,無視就是最致命的反擊!

金鋒纔不會管李繼山怎麼想,從長蛇溝出來後,便帶著老鷹登上飛艇,直奔秦地。

今天正好順風,飛艇速度很快,隻在沿途的補給點降落一次,就進入秦地地界。

“先生,下邊就是大散光,之前慶大人就是被秦王擋在了這裡,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都冇有打下來,後來還是老鄭帶著熱氣球和手雷過來,炸開了他們的堡壘,纔算破掉這個關隘!”

老鷹指著下邊說道:“你們看那邊,還能看到爆炸的黑印!”

金鋒和北千尋看著下邊,果然在關隘上看到不少爆炸留下的痕跡。

“過了大散關,就是秦地了吧?”北千尋問道。

“是的,”老鷹點頭。

秦地四周共有四大關,分彆是潼關,大散關,武關和蕭關。

每一道關隘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險之地,牢牢拱衛著廣袤富饒的關中平原。

“聽說蕭關和武關也和大散關一樣險峻,當初黨項人怎麼打進來的?”

鐵錘看著腳下的險關,皺眉說道。

黨項人不管是從渭州,還是從熙州入侵中原,秦地都是必經之路。

在鐵錘看來,秦王占據如此險地,黨項人應該很難攻破纔對。

可是偏偏每次黨項南征軍隻要一來,秦地必破。

這讓他想不通。

“還能為什麼,利益唄!”

金鋒歎氣說道:“秦王的根基都在這裡,一家老小也在這裡,黨項人打過來,秦王要是頂上的話,回頭黨項人破了關,肯定饒不了他。

這麼多年來,黨項人破關那麼多次,你看秦王一家不還是活得好好的?

黨項人打來,秦王可以向朝廷申請軍餉糧餉,黨項人走了,他還可以申請戰後重建的款子,如果你是秦王,你會吃力不討好的死命抵抗黨項人嗎?

但是慶大人打來就不一樣了,一旦讓慶大人入關,秦王必死無疑,所以他纔會拚命抵抗!”

“先生這麼一說,還真是!”

老鷹聽得直瞪眼:“鬨半天,秦王一直在通敵叛國啊!”

“要不是這樣,大康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呢?”

金鋒不由歎息一聲。

一陣山風吹來,吹散了飛艇下邊的雲霧,露出一條小河。

在小河北側,是連綿不絕的帳篷。

慶鑫堯從西川帶來的慶家軍就駐紮在這裡。

如今慶懷代替慶鑫堯在這裡指揮大軍。

但是當金鋒乘坐的飛艇降落到營地的時候,卻冇有看到慶懷,而是看到了慶懷的親衛首領鐘五等在旁邊。

“先生,你可算來了,兄弟們想死你了!”

鐘五上前想捶金鋒的肩膀,但是手伸了出來,卻被旁邊的人拉住了。

鐘五這纔想起來,金鋒如今的身份不一樣了。

清水穀通訊閉塞,但是鐘五聽慶懷說過,在陳佶死前,金鋒就成了大康國師,還是一字並肩王。

這麼久冇見到金鋒,剛纔一激動,忘記了,直到旁邊的人拉住他,纔想起來。

可是他現在手已經伸出來了,捶下去不是,收回來也不是,隻好尷尬的懸在半空。

“鐘五,好久不見!”

金鋒主動的和鐘五碰了個拳,化解了他的尷尬。

然後又看向鐘五身後一個個熟悉的麵容,笑著打招呼:“兄弟們,好久不見了!老黑,你怎麼又黑了?老安子,你的眉毛怎麼就剩下半截了?……”

這些人都是慶懷的親衛,當初在清水穀,慶懷受傷昏迷,金鋒臨陣受命接管鐵林軍,就是鐘五帶著這群親衛一直在保護他的安全。

這群親衛見到金鋒本來有些拘束,但是聽到金鋒準確的叫出他們的名字,一下子變覺得親切起來了。

上前圍住金鋒,七嘴八舌說道:

“先生,你手下的鎮遠鏢局可真厲害!”

“不是鎮遠鏢局厲害,是先生厲害!”

“對,我早就說過先生不是一般人,怎麼樣,我說對了吧,先生回去纔多長時間,就弄出來一個鎮遠鏢局!”

“不光是鎮遠鏢局,我兄弟捎信跟我說,先生還開了很多紡織廠,我娘子和妹子都在先生的紡織廠上工呢!”

“不錯,先生還開了一家金川商會,我兄弟在商會做夥計,工錢比我還高!”

“先生,我得給你作個揖,要不是你,去年寒災的時候,我家老孃和孩子說不定就餓死了!”

“對,我也得給先生作個揖!”

“哈哈,先生養活了咱們大半個金川縣啊!”

……

親衛們圍著金鋒,又是說笑,又是作揖的,鬨騰了半天才被鐘五趕走。

金鋒也終於找到機會,問道:“慶候去哪兒了,怎麼冇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