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5) "《劍道第一仙》 第5章   鬆鶴鍛體術 內容試讀

一炷香後。

把一套鬆鶴鍛體術足足演練三遍後,蘇奕身上已浸出一層汗水,呼吸微喘。

這已經是他現在的極限。

他的精氣神卻格外好,頎長瘦削的身影沐浴在晨光中,煥發出屬於十七歲少年的蓬勃朝氣。

“這已經是我覺醒前世記憶後,重新修煉的第三天。”

“可現在隻演練三遍而已,就出了一身大汗……”

說到底,還是這副軀體不行,前十七年所修煉的法門疏漏百出,根基也談不上多好。”

蘇奕一邊用毛巾擦拭汗水,一邊思忖。

雖然這一世在失去修為之前,他已經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名揚雲河郡。

可在“前世”的目光下,這點成就,完全不值一曬。

“十七歲,已經錯過了錘鍊武道的最佳時期,不過,以鬆鶴鍛體術來築基,要彌補和修繕過往的修煉缺漏,倒也並非難事。”

“隻是,這片世界的靈氣未免也太匱乏了……”

蘇奕眉頭微微一皺。

甦醒前世記憶的這三天,讓他也弄清楚了眼下所處的世界。

蒼青大陸。

擁有大大小小上百個國度,疆域浩瀚廣袤。

他現在所在的“周國”,僅僅是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之一。

在前世,蘇奕根本冇有聽說過蒼青大陸。但他敢肯定,這個世界定然和大荒九州有聯絡。

原因很簡單,蒼青大陸中盛行的修煉體係,和大荒九州源自一脈!

不過,由於蒼青大陸上靈氣幾近枯竭,傳聞隻有“武道”和“元道”兩大境界的修行之路。

至於更高的“靈道”和“玄道”兩大修行境界,在蒼青大陸近乎於絕跡,隻存在於神話傳說中。

在大周境內,據說最強大的存在,修為也僅僅達到“元道”階段。

即便如此,似這般人物,也已被世人奉為“陸地神仙”了。

從中便能推斷出,蒼青大陸的靈氣,是何等匱乏和貧瘠。

“我縱有千般法門,萬般神通,轉世在這等貧瘠之地,大多也都派不上用場了……”

蘇奕沉吟。

他倒是不擔心這些。

修煉之道,無非是“財、侶、法、地”四字而已。

“若能尋個靈氣彙聚的地方修煉,便能事半功倍。”

“如果再能尋覓一些天材地寶,我最多三個月,就有把握突破武道之路,邁入元道修行之路……”

想到這,蘇奕自嘲地笑了笑,“是我想多了,以大周這等貧瘠的靈氣,想要孕育出天材地寶層次的靈藥,近乎於不可能。”

“不過,若能在這等靈氣匱乏的天地中證道而上,方纔顯現出我蘇玄鈞的能耐,也纔有機會比前世更上一層樓!”

為何轉世重修?

自然是為了圖謀比前世更高的道途和境界!

“明天再去城外走一遭,看能否找到個適合修行的‘靈地’。”

想到這,蘇奕微微抬頭,目光悠然望向夜空中那一輪明月,深邃的瞳孔倒映皎潔月光,有一抹彆樣的神采流轉。

廣陵城外。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江奔湧而過,江麵寬闊,足有千丈。

大滄江。

雲河郡境內最長的一條江,蜿蜒數千裡之地。

正是清晨十分。

蘇奕穿著青色布衣,一個人沿著大滄江畔一路往北行去。

一邊走,一邊感應著天地間的靈氣變化。

觀山河之勢,察天地之象。

這便是所謂“風水堪輿”之道。

眼下蘇奕雖冇有修為,可前世的閱曆和眼界還在。

這讓他從山川河流的走勢之中,便能洞察到天地間所分佈的靈氣。

各個地方的靈氣皆不一樣。

他沿著江畔走了足足十多裡地,終於站定,目光中泛起一絲滿意之色。

前方是一片大山,峰巒如聚,常年籠罩霧靄中。

雲滄山脈。

綿延八百裡之地,與大滄江接壤。

“再往前,就是讓廣陵城百姓談而色變的雲滄山‘鬼母嶺’了……”

蘇奕負手於背,目光遠眺。

很多年來,鬼母嶺被視作“不詳大凶”之地。

傳聞很久以前,那裡是一片戰場遺蹟,陰煞之氣極重,據說常年有凶惡陰森的鬼物出冇。

廣陵城中流傳的許多鬼故事,大多和“鬼母嶺”有關。

“陰氣鎖山,煞霧不散,這倒的確是一處陰魂厲鬼的‘福地’。”

半響後,蘇奕收起目光,心中輕歎,“可惜,我還冇有修為,否則,倒是可以去走一趟,抓幾條厲鬼幫自己蒐集山中靈藥,這樣的話,就不必辛辛苦苦跑來這城外偏僻之地修煉了……”

這世上的確有鬼!

而蘇奕更清楚,鬼物分作陰魂、鬼魅、鬼怪、鬼靈等等。

大荒九州中,來曆最詭秘的“西溟鬼皇”,最初就是一個誕生在古戰場中的“鬼物”,堪稱鬼修中的傳奇。

“這裡的靈氣雖然依舊很稀薄,但對現在的我而言,已經很不錯。”

蘇奕最終決定,在此地修煉。

這是一片桑樹林,毗鄰大滄江畔,前方便是雲滄山脈,藏風納水,山川之勢於此交彙,勉強已算得上一塊“靈地”。

一陣江風吹來,空氣中流動的靈氣讓人心曠神怡。

呼~

蘇奕長吐濁氣,身心漸漸澄澈空靈,仿似月滿碧空。

而後,他徐徐拉開架勢,演繹鬆鶴鍛體術。

“果然和在文家修煉時不一樣……”

僅僅片刻,修煉中的蘇奕就察覺到,附近十丈之地的虛空中,有絲絲縷縷的稀薄靈氣朝自己湧來,浸入體內。

似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而他那一身的氣血開始變得圓潤而活潑,猶如在歡呼、在雀躍、充滿了沛然的活力。

蘇奕很快摒棄這一絲雜念,身心沉浸於修煉中,渾然忘我。

日上中天,已是晌午。

這一次,蘇奕足足修煉了三個時辰!

還好這片桑林地極偏僻,緊挨著大凶之地鬼母嶺,人跡罕至,倒並冇有人打擾到蘇奕的清修。

啪!

驀地,蘇奕身上筋骨傳出一道脆響,猶如鑿開了一層軀殼壁障,一身氣血如長江大河般澎湃遊走。

此時的他,身如萬古蒼鬆,接天通地!

而身上那沸騰活潑的氣血,則仿似仙鶴振翅,遨遊碧霄,逍遙自在,充滿玄妙的神韻。

鬆與鶴,動靜相宜,虛實相生,形意兼備!

這一刻,

鬆鶴鍛體術的精髓和神韻,已被蘇奕徹底掌握。

而他也由此一舉邁入搬血境初期!

搬血境是武道第一境,乃修煉之始,大道之基,分作煉皮、煉肉、煉筋、煉骨四層。

時隔一年,蘇奕終於在今日此時,重新擁有了修為!

鏘!

一縷熟悉的劍吟在蘇奕腦海中響起,透著歡愉和激動。

九獄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