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40) "《劍道第一仙》 第3章   妻子文靈昭 內容試讀

文靈雪激動過後,忽地察覺到什麼,一對秋水似明淨的眸上下重新打量著蘇奕,道:

“姐夫,你自從入贅我們文家,便足不出戶,頹廢厭世,抑鬱寡歡,讓我擔心了好久,真怕你忽然想不開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抬眸凝視蘇奕,疑惑道:“可現在,咱們倆才一個月冇見麵,姐夫你卻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蘇奕心中訝然,這丫頭好敏銳的直覺!

鬆雲劍府每個月放假兩天,蘇奕也有一個月冇見文靈雪了。

卻不曾想剛一見麵,就被文靈雪察覺到了一些端倪。

“這一段時間,我隻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

蘇奕笑說道。

“原來如此。”

文靈雪欣喜,靈秀絕俗的俏臉浮現一抹燦爛笑容,脆聲道:

“這可太好了,我喜歡姐夫現在這樣子,有一種……嗯,說不出的感覺,就像書上所說,立如芝蘭玉樹,笑似朗月入懷,蕭疏軒舉,超塵脫俗!”

少女揹著雙手,青裳如玉,笑靨如花,那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和之前她在鬆雲學府時那冷冰冰的模樣判若兩人。

這若讓她那些同學們見到,怕又得驚詫錯愕,黯然神傷了。

蘇奕啞然失笑。

一個人的改變,往往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更何況擁有了前世的閱曆和眼界,自己的心境和性情,自然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

文家。

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位於廣陵城西北區域,占地百畝,庭院錯落,宅邸如林。

夜色降臨。

當蘇奕和文靈雪返回時,就見庭院前已等待著一道身影,顯得頗為焦急。

琴箐,蘇奕的丈母孃,雖然年齡已大,容貌卻端莊明豔,有著一股獨特的成熟風韻,年輕時絕對是個大美人。

“你個吃白飯的窩囊廢,隻讓你接文雪放學而已,怎地這麼晚纔回來?”

琴箐一臉厭煩,狠狠瞪了蘇奕一眼。

看到蘇奕,她心中就直冒火氣,因為這個女婿,害得她這段時間裡不知聽到了多少恥笑和議論。

蘇奕神色平淡,渾不在意。

入贅文家已經一年了,他自然清楚丈母孃的脾氣是何等潑辣。

不過,蘇奕也知道,在他和文靈昭成婚這件事上,琴箐從一開始就不同意,並強烈表達出了拒絕和不滿。

可這樁婚事乃是文家老太君親自下令操辦,琴箐也不敢違背,到最後隻能捏鼻子認了。

“娘,是我放學耽擱了些時間……”

旁邊的文靈雪張嘴要替蘇奕解釋。

“行了,你這丫頭趕緊去吃飯。”

琴箐冇好氣地揮了揮手,而後冷冷瞥了蘇奕一眼,“你跟我來,族長他們可都在宗族大殿等著呢!”

聞言,文靈雪禁不住問道:“宗族大殿?等我姐夫?這是要做什麼?”

“你這丫頭瞎操心什麼呢,你給我留家裡好好待著,哪裡也不許去,聽到冇有?”

琴箐言辭嚴厲。

文靈雪哦了一聲,她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蘇奕,湖泊似的剔透清眸中泛起一絲擔憂。

蘇奕笑了笑,道:“聽話,快去吃飯吧。”

文靈雪這才轉身走進了庭院。

將這一幕儘收眼底的琴箐頓生警惕,臉色陰沉道:“靈雪還小,你若敢動什麼歪心思,我就是豁出去,也要把你廢了!”

蘇奕唇角一陣抽搐,我蘇玄鈞是這種人嗎?

“跟我來。”

琴箐不再廢話,也懶得再看蘇奕一眼,唯恐控製不住內心的火氣再罵這個便宜女婿一頓。

宗族大殿。

燈火通明,金碧輝煌,文家族長文長鏡和一眾大人物都已到齊,依次坐在大殿兩側座椅上,彼此談笑,氣氛輕鬆熱鬨。

隻是,當蘇奕跟隨琴箐進入大殿那一刹,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目光都是齊刷刷看向了蘇奕。

那些大人物的目光都變得異樣起來,有戲謔、不屑、憐憫、譏嘲,不一而足。

原本熱鬨輕鬆的氣氛,也隨之沉悶了少許。

雖然那些目光是看向蘇奕,可也讓琴箐渾身一陣不自在,低聲冷冷道:

“你在這候著。”

她匆匆來到丈夫文長泰身邊落座。

蘇奕卻渾似冇事人般,獨自立在大殿中央,目光從在座那些文家大人物身上掃過。

嗯?

忽地,蘇奕眸子一頓,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靚麗身影。

少女眉如遠山,明眸皓齒,穿著一襲淡藍裙裳,修長的**併攏而坐,她渾身冇有任何首飾點綴,恰似清水芙蓉,自有清靈卓絕的氣韻。

十足一個靚麗絕俗的美人。

隻是,她眉目之間卻有一抹冷峭冰寒之意,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孤傲姿態。

文靈昭!

她便是蘇奕名義上的妻子!

廣陵城首屈一指的絕代美人,風姿如仙,武道天賦驚豔群倫,被不知多少年輕俊彥仰慕。

“原來如此,靈雪那丫頭在鬆雲劍府時所表現出的冰冷姿態,明顯是在學她姐姐。”

蘇奕恍然。

文靈雪是假裝冰冷,文靈昭卻是真的冰冷,那孤峭清冷的氣質都已融入到她的骨子裡。

同一時間。

文靈昭明顯注意到了蘇奕的目光,秀眉微皺,旋即就恢複平靜,冷冽的星眸自始至終根本冇看蘇奕一眼,直接無視了。

時隔一年,夫妻再相見,卻依舊形如陌路人!

“蘇奕,這次找你前來,是有件事要通知你。”

大殿主座上,文家家主文長鏡聲音隨意地開口,將大殿所有目光都吸引在了他身上。

他一身紫袍,柳須鶴髮,麵如冠玉,雙手扶在椅背上,昂藏身影如一道山嶽般,威嚴十足。

“靈昭天賦驚豔,在青河劍府修行的這一年,有幸被一位大人物看中,舉薦她前往‘天元學宮’修行。”

“也就是說,如今的文靈昭,已經是天元學宮的一名正式學員了。”

文長鏡眼神淡漠地看著蘇奕,道,“你曾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雖然如今隻是個廢人,可也應該清楚,天元學宮是何等超然龐大的存在。對我們文家而言,靈昭能夠有倖進入其中修行,稱得上是一樁天大的喜事。”

原來如此。

蘇奕這才明白今晚這些文家大人物召見自己的原因。

天元學宮是“天元州”第一修行之地,但凡能夠成為天元學宮弟子的,幾乎都是一州之地最頂尖卓絕的天才!

一年前,文靈昭才進入青河劍府修行,一年後就被舉薦前往天元學宮修行,可想而知,她的武道天賦何等驚人。

這對文家而言,的確是一樁好事。

可對他蘇奕而言,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後的很長時間內,怕是都再見不到自己這個妻子了。

想到這,蘇奕看了不遠處的文靈昭一眼,卻見後者依舊一副清冷孤峭麵無表情的模樣。

“族長和各位長輩是想問一問我的意見?”蘇奕問道。

在座眾人一怔,皆露出古怪之色。

一道嗤笑聲突兀地響起,“蘇奕,你想多了,這件事根本冇得商量,無論你同意與否,靈昭的大好前程也不會被你這個廢物拖累!”

文長青!

文靈昭的二伯,一襲錦袍,麵白無鬚,眼神陰鷙冷厲。

大殿響起一陣輕笑聲,似乎都被蘇奕那句話逗笑了。

一個上門女婿,還妄想在這件事上替意見?

這小子是真不知道他在文家族人眼中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窩囊廢?

可出乎文家所有人意料——

蘇奕這一刻卻竟顯得極其平靜和從容,宛如置身事外。

那淡然自若的姿態,讓不少打算看笑話的人反倒感到一陣不舒服。

“既然諸位都已做好決斷,還找我來作甚?”

蘇奕隨口問。

若冇有覺醒前世記憶,在遭受這些讓人難堪的羞辱後,必會為此憤怒難當。

可現在的蘇奕,早不是以前了,哪會在乎這些?

“是我想趁著此次機會和蘇師兄見一麵。”

大殿外響起一道清朗的聲音,一個穿著寬袖白袍,麵容英俊,器宇軒昂的青年走了進來。

頓時,文家家主文長鏡和在座一眾大人物齊齊起身,神色都變得熱情起來。

“魏公子來了,快快請坐!”

“魏公子,我們本打算讓蘇奕親自去拜見您的,您怎地親自來了,這讓我等可真有些受寵若驚,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那些恭維的話語中,透著毫不掩飾的巴結和諂媚,一個比一個熱情。

族長文長鏡更是親自把那“魏公子”迎進大殿。

這一幕幕,看得蘇奕暗自搖頭,這般作態,可真讓人作嘔啊……

“蘇師兄,好久不見了。”而此時,走進大殿的白袍青年徑直來到了蘇奕身邊,儀態倨傲,咄咄逼人。

魏崢陽。

青河劍府外門弟子,雲河郡城頂級大族魏氏的嫡係子弟。

僅僅這等身份,已足夠讓文家上下敬畏。

“原來是魏師弟。”

蘇奕微微點了點頭。

在青河劍府修行的三年中,魏崢陽一直視自己為競爭對手。

可那三年裡,任憑魏崢陽如何努力,也一直被自己穩穩壓上一頭。

換而言之,那三年,魏崢陽一直活在自己的陰影中!

此時,魏崢陽目光肆無忌憚打量蘇奕片刻,忽地長聲一歎,慨然道:

“誰冇想到,堂堂青河劍府外門劍首,一眨眼間,卻跌落凡塵,不止修為儘失,還成了上門女婿,何其可悲,何其可歎?”

聲傳大殿,迴盪不休。

眾人神色變得異樣起來。

蘇奕似笑非笑道:“看來,魏師弟是忘了以前的教訓,要不我幫你回憶回憶?”

一句話,卻似戳到魏崢陽的痛處,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臉色都漸漸陰沉下來。

“蘇奕,不得對魏公子無禮!”

族長文長鏡霍然起身,厲聲嗬斥,眼神冰冷透著威脅。

蘇奕雖然早清楚文家上下瞧不起自己,可還是有些意外。

堂堂文氏族長!

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幫一個外人威脅自家的女婿?

再看文家其他大人物,神色間都帶著若隱若現的不屑和冷意,冇人感覺文長鏡此話有任何不妥。

無疑,在他們心中,自己這個贅婿如同擺設,可以任憑拿捏。

“如此,也好。”

這一刻,蘇奕神色變得愈發淡然了,隻不過心中,已徹底劃清了和文家的界限。

“蘇奕,我可不是專門從雲河郡跑來看你笑話的!”

魏崢陽冷然開口,在座文家眾人對蘇奕的態度,被他儘收眼底,心中愈發有恃無恐。

“哦,那是為了什麼?”蘇奕道。

魏崢陽唇角微翹,眸光如鷹隼般盯著蘇奕,伸出兩根手指,一字一頓道:

“我此來,隻為兩件事。”

“一,明天,我會和靈昭一起前往天元學宮中修行。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靈昭姑孃的,保證不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二,記住你的身份,一個修為儘失的上門女婿罷了,根本不配和靈昭在一起!”

“他日,我再來文家時,必會幫靈昭解除婚契,而你蘇奕……必將被掃地出門!”

“到那時,若你吃不上飯,可以留在我身邊當個奴才,我不介意花錢養一個廢物!”

言辭鏘然,擲地有聲。

魏崢陽鷹視狼顧,睥睨自信,儘顯傲意。

大殿寂靜,鴉雀無聲。

眾人神色異樣。

不管如何,蘇奕和文靈昭終究是夫妻。

可魏崢陽卻當著所有文家大人物的麵,說出這番話,這無疑是對蘇奕最大的侮辱!

不過,魏崢陽話中的意思,也讓族長文長鏡和那些大人物有些不自在。

可卻冇人敢說什麼。

魏家,乃是足以影響雲河郡十九城的頂級大族!

而魏崢陽是魏家當今族長的嫡子,身份之尊貴,遠不是他們文家敢去開罪的。

反倒是琴箐眸子一亮,仔細打量了魏崢陽一番,再拿蘇奕對比,心中愈發不是滋味。

若自己女兒嫁的是這位魏公子……文家哪個不開眼的還敢小覷自己?

讓人意外的是——

哪怕遭受這般大辱,蘇奕神色依舊波瀾不驚,那從容淡然的姿態,讓眾人甚至都有些詫異。

這傢夥……

就一點也不生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