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琪琪,你不能進來,其餘人可以進來。

」我做出了決定。

「憑什麽?

陳夕你爲什麽那麽針對我?

」周琪琪臉色大變,一轉眼就淚眼婆娑,天見猶憐。

大家都勸我:「班長是被石頭劃傷的,沒事吧?

快開門讓我們進去!

」「繼續撞吧,撞爛了一起死。

」我冷漠無比,不作任何解釋,因爲他們衹會相信周琪琪。

周琪琪嘴脣發抖,眼中都是隂毒,但淚水長流,表現得十分可憐。

「琪琪,你走吧。

」一個男生忽地開口,我沒看見他在哪裡。

...周琪琪氣得破口大罵:「陳夕,你神經病是吧?

給我開門!

」我不爲所動,盼著喪屍趕緊追過來,趕跑他們。

但事與願違,喪屍沒來,男生們更加瘋狂地撞門,撞得門鎖吱吱響,一直在鬆動。

我暗罵一聲,這樣下去不行,真被撞開就完了。

好在這種突發情況在末日裡很常見,我應對過好幾次了,所以竝不慌,迅速改變策略。

「不要撞了,撞壞了誰也沒法躲!

」我厲喝,「你們相互檢查,誰身上有傷的,無論是什麽傷,都不能進來!

」男生們終於不撞了,但搞不懂我爲什麽這樣要求。

「相互檢查,不然等死!

」我再次喝罵。

他們也是怕死,加上喪屍的聲音開始接近了,趕緊敷衍地相互檢查。

我再道:「被抓傷、咬傷的會變異成喪屍,你們最好檢查仔細點,不然我們全部人都要完蛋!

」這話驚醒了他們,他們認真了。

「沒有傷口,我們都躲開喪屍的!

」檢查完畢,他們廻應。

一個女生遲疑道:「班長的腳在流血耶。

」我走到窗邊看出去,周琪琪連忙解釋:「剛才被石頭劃傷的,我鞋都跑掉了。

」她擡起赤腳,腳背上赫然有一道清晰的傷痕。

我一看就知道是喪屍抓的!

「周琪琪,你不能進來,其餘人可以進來。

」我做出了決定。

「憑什麽?

陳夕你爲什麽那麽針對我?

」周琪琪臉色大變,一轉眼就淚眼婆娑,天見猶憐。

大家都勸我:「班長是被石頭劃傷的,沒事吧?

快開門讓我們進去!

」「繼續撞吧,撞爛了一起死。

」我冷漠無比,不作任何解釋,因爲他們衹會相信周琪琪。

周琪琪嘴脣發抖,眼中都是隂毒,但淚水長流,表現得十分可憐。

「琪琪,你走吧。

」一個男生忽地開口,我沒看見他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