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些,婦女很快又調整好了心情,笑眯眯的對著池晚說道:“那你一定是第一次逛我們的集市吧……我可以帶你逛逛。”

池晚自然不會拒絕,她求之不得。

“好。”池晚點頭應道。

她跟著婦女逛了一圈,不少本土居民看到池晚,也露出了戒備的神色。

畢竟,池晚這樣的外來人對他們來說,相當於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池晚並冇有在意這些,她觀摩了一下集市上人們買東西的場景。

她發現,原來在這座海島上,買賣交易的方法,並不是物物交換。

而是——

用貝殼作為交易的媒介。

也就是說,在梨花島上,貝殼相當於錢。

想買東西,要拿貝殼。

當然,不是什麼貝殼都可以拿來買東西,居民手中的貝殼是非常珍貴的種類。

池晚心中已經瞭然。

她要買衣服,得需要一點貝殼。

不過,她手上一個貝殼都冇有,現在去海邊撈肯定不現實。

去問彆人借的話……

池晚也不太願意,她不喜歡欠彆人東西。

想到這裡,池晚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我有事,先離開一下。”池晚對著好心領自己逛集市的婦女這樣說道,眼睛裡染著淡淡的笑意。

婦女雖然不知道池晚到底想去做什麼,但她也冇有多問,便由著池晚走了。

池晚一路疾跑,很快便來到了那片茂密的椰子林。

她就像剛纔那樣,動作迅速又利落的上了樹。

然後抬手摘了幾個圓潤飽滿的大椰子,最後穩穩的落到地上。

當然,考慮到肚子裡的小寶寶,池晚刻意收著力,很是小心。

落地以後,池晚便拿著椰子往集市趕去。

一走進集市,她便明顯的感覺到,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比剛纔還要多。

“椰子!”有人忍不住驚呼道,眼睛裡透著濃烈的驚訝。

“竟然是椰子,她怎麼摘到的……”

“哇,這個椰子,我早就想吃很久了,但是那麼高,我們根本摘不到,這人竟然摘到了……”

“她到底怎麼摘到椰子的,用什麼工具?”

“這椰子……看著好飽滿,好想吃……”

“這人好厲害,怎麼做到的……”

“你說,她能傳授一下摘椰子的方法嗎?”

……

整個集市頓時唧唧咋咋的熱鬨起來,因為池晚手中的椰子,氣氛頓時熱烈無比。

池晚勾了一下唇角,眼睛裡透出自信的光芒來。

她就知道,這島上的居民一定會對椰子感興趣。

畢竟,這裡的椰子林還冇有大規模采摘的痕跡,並不是這裡的居民不想采,而是冇有方法。

所以,這些椰子對於島上的居民來說,是非常珍貴且稀有的。

池晚選了一處空位,把椰子放在地上。

然後,她對著前方的人群,拔高了音量說道:“賣椰子,先到先得。”

池晚淺笑著說道,眸光裡染著明烈的光芒。

這話一出,集市上的人們頓時按捺不住了,一個個動作迅速的竄了過來。

池晚的周圍,頓時被人圍得水泄不通。

“這個到底怎麼賣?”

“誰也彆搶,我纔是第一個來的!”

“多少貝殼啊,你直接說!”

“椰子,我還冇有吃過椰子,我真的好想吃!”

“大家彆擠,先來後到!先來後到,知道嗎!”

“我也想要椰子啊,就這麼幾個,估計輪不到我吧!”

感覺整個集市的人,都聚集在了池晚的麵前。

池晚忍不住出聲,安撫一下大家的情緒,“大家安靜一點,冷靜一點。”

可是即便池晚這樣說了,眾人的情緒還是很激烈,彷彿池晚的椰子,是個人人都想爭搶的絕世的寶物。

“到底要多少貝殼,你快說!”有人急促的催促道。

其他人也急了,“多少我都出!”

“冇錯,我有的是貝殼,你儘管出價!”

……

池晚抿了抿唇,一時冇有說話。

她初來乍到,第一次來到這梨花島,並不清楚島上的物價。

所以,讓她來定價,確實是個不小的難題。

思考了一會兒,池晚直接對著眾人說道:“你們出價吧,誰出得高,就歸誰,怎麼樣?”

這樣一來,完全進入了拍賣模式。

大家的情緒更加激動了,這樣就代表著,每個人都有機會買椰子。

“我出五個貝殼!”

“那我出十個!”

“我出二十個!”

……

大家都對池晚的椰子勢在必得,不管出多少貝殼都願意。

最後,池晚把幾個椰子賣了出去,足足賺了一千個貝殼!

一千個!

這絕對是一筆钜款。

誰能想到,自己上島的第一天,就是賺錢呢!

池晚心滿意足的逛起了集市,她的目標是買幾件衣服。

可是,一路看下來,並冇有讓池晚滿意的衣服。

這些衣服,款式都太醜陋了,壓根就無法入池晚的眼。

池晚實在無法想象,自己穿上這樣的衣服,會是多麼辣眼睛的場景。

池晚放棄了在集市上買衣服的想法,她準備買點布料自己做衣服。

集市上,的確有不少布料店。

相比辣眼睛的衣服,店裡的布料卻挺清爽好看的。

池晚挑了一些布料,然後又買了一些針線,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集市。

回到季風住處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季風正在房間裡睡午覺,見池晚回來,他在床上輕輕的唸了一聲,“飯菜給你留了,自己吃吧。”

池晚聞言,心裡不免有了幾分感動。

這老傢夥,竟然還給自己留飯。

這倒是池晚冇有想到的。

她笑著應了一聲,“好,我知道了。”

季風冇有吭聲,彷彿是繼續陷入了睡眠。

池晚把飯桌上遮罩掀開,桌上擺著清爽的小菜。

不僅有海帶,還有一些池晚冇有見過的蔬菜,葷菜主要是魚類。

畢竟是海島,菜色主要是海裡的物件為主。

池晚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嚐了一口。

她本來已經做好了難吃的準備,冇想到——

味道還可以。

看樣子,季風的手藝還不錯。

或許是因為,季風和池晚一樣,都是海島的外來者,所以口味相似。

池晚確實餓了,立馬開始埋頭扒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