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白禦點了一下頭,眼睛裡的幽光愈發深濃,“讓你久等了。”

隨即,他的眸光越過白夜擎,直直的落在池晚身上,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池晚,我得帶走。”

這句話一出,池晚和白夜擎都是臉色一變。

池晚知道,白禦這傢夥既然出現在這裡,那麼他一定有他的盤算和目的。

這傢夥,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明明,這裡是如此隱蔽,就連自己,也是費了不少功夫,走了不少彎路,才找到這間辦公室。

如今,白禦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這裡,還是有備而來……

池晚心口一涼,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中生起。

她雖然看不清,但還是對著白禦的方向,語調冷冽的說了一句,“白禦,誰要你來接了?”

白禦聞言,但笑不語。

白夜擎的臉色卻早就難看到了極點,他的眼眸裡風雲攪動,那本就沉邃的眸光此刻像是染著滲人的森寒,蝕骨透徹。

“你說什麼?”

白夜擎薄唇微掀,像是想要確定什麼一般,語調怪異的問道。

白禦和他對峙著,麵麵相覷,臉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神色。

“我要接走我的女孩,有問題嗎?”

白禦的眸光微微閃了一下,眼底透著高深莫測的光芒。

他像是挑釁一般,眉眼銳利的吐出這句話來。

聽到這句話,池晚徹底繃不住了,她壓下了嘴角,神色陰沉,“白禦,你在說什……”

冇想到,白禦卻極快的打斷了她,眼角挑著一份悠然自得的自信,“晚晚,我們可是合作夥伴啊……你忘了嗎?”

合作夥伴……

一旁的白夜擎像孤鬆一般,直挺挺的站立著,在聽到這句話後神色頓時蒙上了一層更加冷酷的霜寒。

合作夥伴?

這可能是白夜擎長這麼大,聽到的最荒唐又諷刺的一句話。

“白禦,我真想撕爛你的嘴!”這時,池晚卻突然這樣說道。

她咬著牙關,額頭的青筋隱隱暴起。

池晚總算是明白了,這傢夥今天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挑撥離間。

離間她和白夜擎!

“晚晚,你好狠的心啊……”白禦故作傷心的歎了一口氣,眼睛裡的精光卻毫不掩飾,“我們的合作如此愉快,你竟然翻臉不認人了?”

“晚晚,你可是暗夜的首領啊……如今,你的死對頭Eva

就站在你麵前,你不想除之而後快嗎?”

白禦繼續說道,說出來的話卻愈發的讓人驚心。

池晚徹底的僵住了,頭腦甚至停止了思考。

她緩了幾秒鐘,才慢慢緩過神來——

白禦,竟然都知道了……

他怎麼知道的?

自己的身份向來保密嚴格,可不是能被輕易猜到的……

可是,白禦就這樣輕描淡寫的道破了她的身份,一切就像是夢一般,不可思議。

相比池晚,一旁的白夜擎看起來鎮定得多。

但是,男人垂在身側,緊緊握著,又顫抖著的拳頭,暴露了他內裡震驚又慌亂的事實。

池晚,是暗夜的首領……

聽著似乎不可思議,但是一切卻非常說得通。

白夜擎微微睜大眼睛,第一時間去看身邊的池晚,聲音有些緊繃,“你告訴我,你是嗎?”

聲音,並冇有太大的起伏,平淡如水。

並不像質問,反而像是情人之間的呢喃低問。

白夜擎在問她,這樣語調輕柔的問她的身份。

池晚如何能說謊,如何能騙他?

一瞬間,池晚的眼眶紅了。

她知道,有什麼東西,肯定和以前不一樣了。

池晚的反應,已經說明瞭一切。

白夜擎看在眼裡,俊美無儔的臉龐冷沉到了極點。

他垂著眼睛,深眸裡波瀾起伏著,像是在湧動著無數紛雜又強烈的情緒。

原來,她竟然是暗夜的首領。

“白夜擎,你也有栽的時候啊……”白禦像是說風涼話一般,笑眯眯的說道,“你和池晚雖然是夫妻,但卻各懷鬼胎。她代表的是暗夜,嫁給你不過是為了利益,和我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

“上次綁架事件,我用池晚脅迫你,讓你放棄禦天的防守,讓我撈到了不少好東西,”白禦臉上的笑意愈發深濃,眼角勾著閃爍的精光,“嘖嘖,現在想起來,你應該察覺到不對勁了吧。”

“池晚雖然被綁架,但是最後卻毫髮無傷的回來了……”

白禦冷冰冰的說道,嘴角勾著淡淡的弧度。

話說到這裡,哪裡還有人不明白。

白夜擎聽著,深沉的眼睛裡劃過了一絲瞭然。

原來如此。

那一次,池晚被綁架,回來的時候,整個人卻毫髮無傷。

可是,白夜擎卻因為這次綁架,損失慘重,他被迫打開禦天的防守,讓白禦為所欲為,而巧合的是——

那一天,暗夜也來湊了熱鬨,攻擊了禦天的係統,拿走了不少的東西。

這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池晚和白禦是事先說好的。

綁架是假,趁火打劫禦天纔是真!

不然,池晚的暗夜為什麼會在那天突然出現,和白禦合夥掠奪禦天……篳趣閣

另一邊,池晚聞言,漂亮的眉眼間頓時染上了躁鬱的神色。

她不解,驚訝,難以置信。

白禦這傢夥,果然是不安好心。

他現在,是想把自己打成和他勾結的同夥嗎?

“白禦,我真是小看你了……”她看不清白禦的臉,但依舊咬牙切齒的吐出這麼一句話來,“你彆給我……”

白禦卻漫不經心的打斷了她,“哎,晚晚,都到了這個地步,我們都快成功了,有什麼好不承認的?就算都告訴他,也冇有關係,你說是不是?”

白禦轉頭瞥了白夜擎一眼,眼中的笑意愈發深沉,“還有,你差點把我們兩兄弟打斷腿那一次,也是多虧了晚晚……不然我們壓根無法逃走,你也不會受傷,是不是?”

白夜擎聞言,像是入定一般,變成了沉默的雕塑。

那一次……

池晚執意要留住白啟和白禦,導致自己中槍受傷……

難道……

白夜擎飛速的閉了閉眼睛,高大的身形甚至有些不穩。

不……

感情上他不願意相信,可是理智上來說——

這樣的真相,邏輯合理,冇有一絲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