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接著。

一陣明顯的嗤笑聲,在他們的耳邊響起。

厲非凡的唇角,玩世不恭的勾起。

他眯起眼睛,眼神不屑的看著厲曉彤和池老爺子,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

“哥,他們好像不願意接濟我們……”厲非凡又笑了一下,對著自己的兩位哥哥,故作煩惱的說道。

厲時塵也笑了。

漂亮的麵容上,劃過了一絲森寒的冷意。

“等等!”突然的,一陣尖銳的女聲在大廳裡響起,聲色聽起來非常激動,“你不是厲時塵嗎?”

“是厲時塵啊啊啊啊!”緊接著,又一個女孩大聲的尖叫起來。

她們這樣一叫,在場的不少熟悉娛樂圈的賓客都仔細的打量起了厲家的三位兄弟。

果然。

站在最中間的那位,是厲時塵!

天呐!

這位娛樂圈的超級巨星,盛世美顏的頂級流量,竟然出現在了她們麵前!

真的是厲時塵,有人甚至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厲時塵,真的是……”有人激動的捂住了嘴巴,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啊啊啊啊……”一個穿著昂貴禮服的女孩提著裙子跑了過來,臉頰通紅的看向厲時塵。

厲非凡見狀,眼疾手快的伸出一隻手臂,格擋在了這位女孩麵前,有些桀驁的笑道:“小姐,不要激動。我哥他不喜歡肢體接觸。”

此刻的厲非凡,就像天皇巨星身邊的無情保安,用力的攔住了厲時塵的小迷妹。

女孩慢慢冷靜了下來,但是手掌仍舊捂住自己的嘴巴。

實在是太激動了。

其他女孩都在尖叫,場麵一度混亂,要不是看到厲非凡擋著,她們估計也想衝過來。

厲曉彤有些不解的皺了一下眉頭。

她不明白,為什麼厲時塵會引發全場的混亂。

這些女孩,似乎非常崇拜厲時塵。

厲曉彤幾乎不關注娛樂新聞,也不關註明星,所以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早已經成為了一位金光閃閃的大明星。

同樣的,池老爺子和老夫人看到這種場景,也是一頭霧水。

池雪和池修熠卻是認出來了。

他們都是年輕人,很快便認出了眼前的這位男人——

就是那位風靡娛樂圈的厲時塵!

“啊啊,能給我你的簽名嗎?小塵塵!”那個已經衝到厲時塵眼前的女孩,手舞足蹈的衝著厲時塵叫道。

雖然被厲非凡擋著,她還是無比的熱情激動。

“啊……我也要!”一旁的女孩們聽了,一個個更加躁動起來,“我們也要簽名!”

厲時塵聽了,微微斂起了眸子。

他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麵,但也非常厭煩這種場麵。

“等會再說。”

男人低低的應了一句,眸光卻是飄向遠處。

此時此刻,厲時塵的確冇心情去給她們簽名。

女孩子聽到厲時塵這麼說,卻完全冇有生氣。

她劇烈的點點頭,眼睛裡溢滿了笑意,“好好好……你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說完,她轉過頭去,眸光直直的射向厲曉彤和池老爺子。

厲曉彤被她這麼一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心虛。

這個女孩子,也是今天生日宴的賓客之一。

她出身名門,家裡比池家有錢得多,是厲曉彤萬萬不敢得罪的那種人。

此時。

身著華麗禮服的女孩眯起了眼睛,眉頭也皺得緊緊的,她的眼神很冷淡,又充斥著一股輕蔑,“這位女士,你搞錯冇有?我們小塵塵可是大明星,福布斯名人榜前列的大明星,人家的年收入可是以億計算的,你又算個什麼?還揚言要接濟他,你接濟得起嗎?”

這話一出,厲曉彤頓時狠狠的愣住了。

她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眸光下意識的飄向自己的弟弟——不遠處的厲時塵。

這一刻,她才發現。

這個弟弟,的確很有明星的氣質。

舉手投足之間,儘是一股矜貴瀟灑的意氣。

厲時塵,真的成了大明星?

“冇錯!”其他女孩也立馬反應過來,一個個怒氣沖天的看向厲曉彤,“厲時塵哥哥可是大明星,有的是錢……豪宅和豪車無數,人家怎麼會惦記你的錢?”

“就是,人家比你有錢多了,你們還嫌棄人家,看輕人家……”

“哈哈哈,想要裝大度,結果打臉了吧!”

“人家壓根不需要你們接濟,笑死。”

“無語啊,怎麼會有人這麼普通又自信,拜托,小塵塵可是天皇巨星,手上一塊表,都能買你們一套房了!”

“你們池家又算什麼?又不是頂有錢的豪門,竟然口出狂言,看不起我們厲時塵!”

……

這些話語落進了池老爺子的耳朵裡,他氣得肩膀都開始打顫。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又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這群女孩子,一個個都口無遮攔,能說會道的。

重點是,每句話都很紮心,剛好刺中了池老爺子的軟肋。

池家現在的確大不如前了。

娛樂圈的明星有錢有名,的確比池家厲害多了。

但是就這樣,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人指出事實,池老爺子隻覺得無比的丟人。

他大口的喘著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旁邊的老夫人眸色擔憂的瞧著他,“你怎麼樣啊?彆氣壞了身子……”

另一邊。

厲曉彤聽到這些話,也是非常不痛快。

就像是當眾,被人打了一個大大的耳光。

臉都打腫了。

剛剛,她還大言不慚的說要接濟他們……

結果,這個從小被她送進孤兒院的弟弟,此時卻華麗歸來,成了遙不可及的大明星。

多麼諷刺。

“時塵,我……”厲曉彤的臉色微微柔和了幾分,她斷斷續續的出聲,似乎想要說什麼。

厲時塵卻低低的冷笑了一下,眸色冷冽,“姐姐想說什麼?啊……”

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意有所指的說道:“難道,姐姐想讓我接濟一下你?”

這話一出,身邊的厲非凡忍不住笑出了聲。

他這個哥哥,真是有夠損的。

厲曉彤見狀,臉色頓時僵硬住了。

怒氣,在眼睛裡翻騰著,冷意又瞬間爬上了厲曉彤的臉頰。

她這是被嘲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