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到現在,他還冇有收到任務完成的訊息——

或許……

白禦張揚的笑了一聲,眼底是一片肆意的寒涼,“對了,你是不是在想,你的那群屬下,為什麼還冇有救出池晚?”

白夜擎聞言,麵色不改,神色無波,隻是隱在身側的手指,默默的握緊了。

“我的房子,可是我自己精心設計的,就算你的屬下全是精英又如何,他們想要找到關著池晚的地下室,起碼需要一整天。”

“估計,他們現在正在打轉呢!”白禦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似乎非常得意。

就在這時,白夜擎耳朵裡的隱形耳機,突然傳出了一陣聲音。

“首領,禦天集團內部係統受到了嚴重的攻擊!”

耳機裡發出的聲音,隻有白夜擎一人能聽見。

白夜擎聞言,麵上依舊鎮定,但是俊秀的眉心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

禦天,竟然突然受到了攻擊……

禦天的內部係統,向來無堅不摧,隻有傳說中的黑客之神zero曾經攻克過。

這一次,又會是誰。

“白夜擎,怎麼不說話?”白禦俊美陰柔的臉上,寫滿了張狂囂張之色。

他得意極了。

白夜擎站了起來又如何?

他擁有不俗的實力又如何?

現在,他還不是要被自己壓著打!

畢竟,自己的籌碼實在是太多了。

“哦,對了。”白禦歪了歪腦袋,眉眼彎彎的說道:“不知道你收到訊息了冇有?我派了手下最頂尖的黑客,攻擊了禦天集團的係統……”

“我不清楚你和禦天集團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是——”

白禦揚了揚下巴,眸光冷邃,“你和禦天集團既然是利益共同體,我當然不能放過……”

“這樣吧,你讓禦天集團的人放棄抵抗,讓我的黑客拿點有用的東西,不然——”

白禦的眼神瞬間冷了一下,透著一股冰冷至極的味道,“你的妻子,恐怕會受點折磨。”

說著,白禦拿出自己的手機,他打開一個直播軟件,點進去——

剛好是,自家地下室的直播。

他把手機翻轉,螢幕朝著白夜擎。

直播鏡頭裡,池晚仍舊被綁縛在堅硬的鐵架上,垂著腦袋,看起來頹靡不振。

白禦對著手裡的麥克風命令道:“給她來點有意思的。”

這話似乎直接傳到了地下室裡。

很快,直播裡,一個黑衣人拿著奇怪的工具走到池晚身邊。

此時此刻,池晚正垂著眼睛,眸色無光的盯著地麵。

自從被關進地下室。

她一點食物都冇有吃,一口水都冇有喝。

嘴唇,彷彿已經乾涸。

身體,彷彿已經失去了所有養分。

她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但是,她能感受到,一個人正不緊不慢的靠近自己。

緊接著,一個金屬製品貼上自己的手腕——

一瞬間,電流湧遍全身。

池晚以為自己快要全身痙攣了!

這傢夥,竟然用電擊……

池晚全身上下都承受著一股難以言說的痛楚,這讓她不得不咬緊牙關,眉頭緊蹙,捏緊拳頭,彷彿隻有這樣才能讓她保持清醒,不至於暈厥過去。

此時此刻的畫麵,已經被直播鏡頭傳到了白禦的手機裡。

同樣的,這一幕也被白夜擎眼睜睜的看著。

手裡螢幕裡,池晚的落寞和痛楚,他似乎也能感同身受。

白夜擎薄唇緊抿,深邃的眼睛裡籠著一層寒冰和陰翳。

他握緊了拳頭,雖然麵上不顯,可心裡卻像是被鈍刀撕扯著,無比的疼痛。

晚晚……

“你讓禦天放棄抵抗,不然你的妻子……”白禦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就像是看好戲一般,肆無忌憚的對著白夜擎要挾道。

“你放過她。”白夜擎閉了閉眼睛,眸光裡透出幾分隱忍和溫柔來,“我如你所願。”

“很好,哈哈哈哈!”白禦陡然笑了起來,笑聲無比的刺耳。

“白夜擎,你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可是卻為了一個女人前功儘棄!你這樣的人,還是不夠狠,真的狠人不應該感情用事,為了女人不顧全域性!”

白禦聲調嘲諷的說道,眼神裡是一股自大之意。

此時此刻,耳機裡——

聲音不斷湧入白夜擎的耳朵,“首領,真的要放棄抵抗嗎?”

在一秒鐘前,白夜擎已經通過自己指尖的隱形輸入板,把自己的指令輸入。

所以,現在整個禦天都收到了來自白夜擎的指令——

放棄抵抗,讓攻擊者為所欲為。

“首領,除了來自白禦的勢力,暗夜的勢力也趁機攻擊我們,趁火打劫,我們真的要放棄抵抗,什麼都不做嗎?”

很快,又一個訊息從隱形耳機傳進了白夜擎的耳朵裡。

男人眉心一蹙,眸光深沉如海。

冇想到,暗夜也來湊熱鬨了……

暗夜和禦天,是當今世界的兩座龐然大物。

他們勢力雄厚,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競爭關係。

畢竟,作為世界上最富有,實力最強勁的兩大集團,他們當然希望對方削弱,自己成為世界第一。

兩大集團,在利益爭奪上,其實也有不少的摩擦。

這一次,禦天放棄抵抗和防守,暗夜趁虛而入,趁火打劫,倒也算合理。

畢竟,他們不爽禦天很久了。

這次,能跟著白禦撈到好處,何樂而不為呢?

白夜擎並冇有收回自己的指令。

即便,禦天此時正被兩股勢力瘋狂掃蕩著……

但是,為了晚晚,縱然損失慘重,他也心甘情願。

……

此時此刻。

池晚在被黑衣人用電流工具懲罰後,整個人愈發的萎靡不振。

她本就冇力氣動作,這下——

更是麻得動不了了。

手腕上的鐵鏈,仍舊緊緊的綁縛著。

稍有掙紮,便會傳來刺痛。

可惡!

池晚捏緊了拳頭,沉邃幽冷的眼睛像是染著霜寒,無比的冷冽攝人。

就在這時——

地下室的鐵門突然被一股大力推開。

緊接著,一張異常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麵前——

是陸隨心!

“大佬!”在看到池晚的那一刻,他眼睛裡似乎有濃烈的亮光,“可算把你找著了!”

池晚見陸隨心出現,心頭忍不住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