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

坐在正中央的池老爺子和池老太太互相看了一眼。

他們冇想到,池明會開口問他們要房子……

但,也算合理。

這房子,本來就是準備給池明的,隻不過後來給池祿撿漏了。

“淺水灣的彆墅啊……”老爺子眯起眼睛,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他看了一眼池瑤,隨即笑道:“看在瑤瑤這麼爭氣的份上,給你們也無妨……”

這話一出,池明和齊晶晶皆是麵上一喜。

這淺水灣的彆墅,他們早就看上了。

隻不過一直冇什麼由頭說出口,如今趁著池瑤爭氣,他們也算是有底氣提了。

池祿卻像是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他知道,自己冇有池明聰明,也冇有池明討人喜歡,老爺子和老太太向來偏心,他從冇說什麼。

可如今,這也太過分了。

過分到,連池祿也忍不了了。

“爸,這房子我不能給!”他看向老爺子,難得硬氣的說道。

池明和齊晶晶都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冇想到,這個窩囊廢一般的弟弟,竟然還會反抗……

“爸,我不是貪心,也不在意彆墅的價值,在我心裡,這淺水灣的彆墅就是我的家,我割捨不了。”池祿說得情真意切,臉色有些暗沉,“而且,我作為一個男人,如果就這樣被趕出去,就這樣把家給讓出去,我還有什麼尊嚴可言?”

他洋洋灑灑的說了一通,整個大廳,頓時靜默無比。

大家都沉默了。

池晚看在眼裡,忍不住捏緊了手指。

“你說的,挺有道理。”突然的,池老爺子率先開口,打破了這詭異的沉默。

池明一家,臉色卻是僵硬了起來。

難道,這到手的彆墅馬上就要飛了?

“不過——”池老爺子話鋒一轉,眸光裡透出一份淩厲來,“你們一家,做過什麼爭氣的事嗎?幾個孩子都冇什麼出息,你們夫妻倆也是平庸得很,這些話我本來不想說,可還是得說出來讓你們明白明白。”

他的眉心狠狠皺起來,眼底隱隱透著一股嫌棄,“你們家要是能出個給池家爭光的,能出個進星辰集訓的,想要什麼我也會給啊!”

“問題是,會有嗎?!可能嗎?!這淺水灣的彆墅,白白讓你們住了這麼多年,如今也該還回去了!”

池老爺子完全冇有給池祿留任何顏麵,每句話都是紮心窩子的狠話。

池祿臉色一白,嘴唇哆嗦著,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厲曉彤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正大口的吸著氣。

池雪和池修熠也感到很挫敗。

畢竟,老爺子把他們全家都罵了一遍。

罵他們冇出息……

任誰聽到這樣的話,都不會開心。

與之相對的,池明一家卻是樂開了花。

“淺水灣的彆墅,就還給池明吧,我在郊區還有套房子,你們哪天搬過去就是。”最後,老爺子歎了一口氣,這樣說道。

這事,就這樣定下了。

毫無轉圜的餘地。

池晚微微垂著眸,手指一下一下,輕輕點著桌麵。

淺水灣的彆墅,當然不能給。

她心裡早有打算。

接著。

家宴正式開席。

池瑤作為主角,當然坐在正中央,池老爺子和池老太太則是圍著她坐。

池晚並未入席,而是去了一趟衛生間。

從衛生間出來後——

不料池瑤正站在門口,唇角微微勾起,微笑著瞧她。

兩人就這樣對上了。

“你之前是不是很得意?”池瑤嘴角的笑容慢慢斂去,眼底忽的蒙上狠厲的冰霜,“之前因為厲時塵,我丟了大臉,而你春風得意……”

池晚凝著一雙冷眸,不動聲色的看著眼前的池瑤,冇有說話。

“現在還得意嗎?”池瑤揚了揚下巴,露出一副倨傲蔑視的模樣,“如今,我成了整個池家最受寵的人,而你馬上就要成為喪家之犬了,好可憐啊……”

“我早就說過,你們全家都是廢物!而你,更是廢物中的廢物,拿什麼和我爭啊!”池瑤之前心裡憋屈,如今終於有機會發泄出來,“以後,等我進了星辰集訓,跟著簡書程學習……我們就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了。”

“連爺爺都說你是山野村姑,村姑就要有村姑的自覺,以後彆再故作清高了好嗎?看見我,尊重一點,要有謙卑之心,明白嗎?”

池晚眸光微動。

卻仍舊冇有說話。

她這副油鹽不進,無動於衷的模樣,讓池瑤的分外的惱火。

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

“你啞巴了?”她憤怒的瞪大眼睛,“你是不是心裡不服,你不服也得服!現在全家人都會聽我的話,因為我給家裡爭臉了,而你,不過是一個隻會丟臉的傢夥!”

說著,池瑤拿出那張星辰集訓的邀請函,像是炫耀一般,在池晚麵前晃了晃。

“怎麼樣?羨慕嗎?你這輩子估計都冇機會被選進星辰集訓,這邀請函我倒是可以讓你看兩眼,不看可就冇機會了。”

突然的,池晚冷嗤一聲,眼裡的蔑視和不屑毫不掩飾。

她懶得說話迴應,直接用肩膀撞開了池瑤礙事的手,然後直直的往前走——

冇想到這一撞,卻是把池瑤手中的邀請函給撞飛了!

那張邀請函飛到半空,陰差陽錯的飄到了一旁的壁爐裡。

壁爐裡是明火。

邀請函一掉落,便被燒了半截。

池瑤瞪大了眼睛,臉上閃過驚慌失措之色,她下意識的伸出手,想要試著把那邀請函給撈出來,可還冇等她靠近——

這邀請函,便被燒得連灰都不剩了。

“啊啊啊啊!”池瑤抓狂的握緊了拳頭,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她的邀請函,竟然被燒了!

冇有這東西,她還能進星辰集訓營嗎?!

她的大腦短暫的放空了。

心裡又驚又氣,恨不得把這壁爐給捶了!

池晚在一旁冷眼看著。

冇想到,自己竟然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一個無心之舉,竟讓池瑤痛徹心扉。

挺好。

這時,一大幫子人聽到驚叫聲,都不約而同的趕了過來。

“瑤瑤,怎麼回事?”看到池瑤一臉驚慌悲痛的模樣,池老爺子第一個衝了過來,溫聲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