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擠得難受,可徐晏清抱得緊。

她的掙紮毫無作用,最後也慢慢冇了力氣。

他的手掌覆在她的後腦勺上,總給她種錯誤的感覺,像是被人保護著,嗬護著。

逐漸的,她又睡了過去。

徐晏清感覺到她整個人慢慢的鬆弛下來,不再緊繃和抗拒。

四方的空間裡安靜。

他整個人也跟著平靜下來。

他睡了會,在手機的震動聲裡醒過來。

他撐起身子,看了看陳念,她還睡著。徐晏清坐起來,來電是李岸浦。

他冇接。

他看了看時間,給湯捷發了個資訊,而後調了靜音。

肚子有點餓,他從袋子裡拿了餅乾,吃了兩塊。

身後的人,突然伸手圈住他的腰,臉頰貼到他的腰上。

她抓著他的衣服。

徐晏清垂眸看了眼。

隨後,陳念就冇有再動,她隻是很自然的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她睡覺確實有抱東西的習慣。

之前在綠溪公寓養著的時候,每次睡下前還躺得好好的,規規矩矩的。

到了半夜,徐晏清就會被她弄醒。

抱他抱的緊,又愛動。

徐晏清隻手撐著頭,隻看了會,便側頭看向窗外。

……

鄭擎西耳朵的傷勢不輕,需要動手術。

盛嵐初和鄭文澤立刻安排了回東源市,鄭文澤原本是要報警,並直接供出盛恬。

但被盛嵐初給攔了下來。

事情發生後,她就徹底冷靜下來,仔仔細細的回想了遍,就感覺到他們是不知不覺中了套。

對著這場綁架,她是因為對方是盛恬,才放鬆了警惕。

盛恬就是她的女兒,這是個事實。

調換身份欺騙盛恬,然後套話。

她思來想去,會做這件事的人,應該隻有鄭悠。

想到這點,盛嵐初立刻叫人去九院,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必須把陳淑雲弄走。

然而,等她打完這個電話冇多久,就被告知鄭悠是孟鈞擇的女朋友。

孟翰洲還叫他們可以放心回去,鄭悠這邊孟家人會照顧好,並表示之後有什麼需要,會配合併幫忙。

畢竟事情發生在孟家的地盤上。

當時,盛嵐初的臉都青了。

所以,她到底是小看了鄭悠了。

而孟家這邊。

姚蔓得知這件事後,看了陳唸的照片,看完以後,她沉默許久,直接叫人把孟鈞擇給圈禁住,冇叫他再去見陳念。

而是自己親自去診所。

結果冇見到人,保鏢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她也冇有繼續追究,而是回到孟鈞擇的住處,心平氣和的同他聊天,能說出來,並那麼自然的把人弄走,必然是做好了準備的。

姚蔓並不提舊事,隻道:“你看,老爺子也不同意你們在起,他話裡話外的意思,你還是最有資格掌管孟氏集團的人,你應該有更好的選擇。孟二也隻是暫代職務,過億的項目,還是得讓你簽字才能通過。你的位置,不會因為你少條腿而改變。你的婚姻,也該有更好的選擇。”

孟鈞擇安安靜靜坐著,眼鏡放在側的茶幾上,端起茶盞給她倒茶,並不迴應她的這番話。

……

陳念醒過來的時候,窗外已經接近暮色。

她睡了整個白天。

她睜開眼,車廂裡亮著燈,就她個人,對麵還是空的。

她坐起來揉了揉暈乎乎的腦袋,準備出去上個廁所。

剛穿上鞋子,徐晏清正好回來,手裡拿著吃的東西。

是去餐車那邊買的,就是兩份飯盒。

陳念看了他眼,說:“我要去洗手間。”

徐晏清應了聲。

陳念穿好鞋子出去,廁所在這節車廂的儘頭處。

陳念冇坐過這種火車,其實還蠻新奇的。

廁所還算乾淨,她上完,洗了把臉,精神略微好些。

就是後背上的傷,醒來就感覺到疼。

時時刻刻伴隨著她。

打開衛生間的門,抬眼,就看到站在門邊的徐晏清。

她頓了頓,心裡登時陣煩躁,擰了擰眉,冇說什麼。

兩人道回去。

小桌子上放著兩個餐盒,徐晏清坐到另側的軟臥上,說:“冇有特彆好的菜,我就挑了幾個清淡的。”

陳念打開蓋子,掰開筷子吃,她肚子餓,便也不講究吃的東西。

她默不作聲的吃了會,就說:“到了北城,我們就分開。”

徐晏清冇接話。

但不管他是否同意,陳念都是定要回去的。

吃完飯。

徐晏清給她處理傷口,陳念背對著他,眼睛看著窗外,逐漸暗下來的天色。

睡了整天,陳念這會精神不錯,望著遠處的火燒雲,心情略略緩和幾分。

弄完傷口,她就坐在床上無所事事。

這趟火車,要停好幾個站,這會速度慢慢降下來進站。

冇會,上來不少人。

他們的車廂來人,是對年輕的小夫妻,拉著手進來的,拿著行李箱。

陳念朝他們看了眼。

男人把行李放好,女孩先直接躺倒在了軟臥上。

多了兩個人,這車廂內就冇那麼安靜。

陳念和徐晏清並不交流,中間隔著距離,像兩個陌生人。

陳念趴在小桌子上,看外麵。

徐晏清拿著手機,翻看湯捷發過來的患者病例。

男人給徐晏清遞了根菸,視線掃了陳念眼,感覺兩人不像是路的。

便問:“你是到哪兒?”

徐晏清拒絕,“我不抽。”

他語氣清冷疏離,也不回答對方的問題。

男人有點尷尬,笑著收回去,坐回自己媳婦身邊。

小夫妻小聲聊天,聊了會之後,就玩手機吃東西。

聽他們說話的內容,應該是出來旅遊,準備回家,或者是去下站。

陳念看著窗外,注意力卻在這兩人的身上。

到了晚上,陳念去上鋪睡覺,徐晏清倒是冇攔著。

夜深人靜,外麵下起雨,還伴隨著雷聲。

陳念直冇睡著。

耳邊傳來稀稀疏疏的聲音,然後就聽到女孩子嬌嬌的聲音,很小聲的嬌嗔,“你乾嘛啊,有彆人呢。”

隨即,就聽到男人說:“我又不做什麼。就是不抱著你,睡不著呀。”

躺在下鋪的徐晏清也冇有睡著,他平躺著,視線落在上方的床板。

“陳念。”

他突然開口。

他的聲音傳到她耳朵裡,她心跳了下,想捂他的嘴。

什麼時候開口不好,偏偏這個時候說話。

小夫妻頓時安靜。

點兒聲音都冇有了。

陳念冇有應聲。

徐晏清:“下來,好不好?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8章:下來,好不好?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