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晏清隨著他倆的談話,視線在徐振生手背上掃了眼,也跟著詢問了下情況。

隻當是作為醫生的職業病。

徐振生:“手機拿回來了?”

徐晏清點頭。

徐振生繼續道:“我的手冇事,你看看嫿嫿的傷,要不要緊。”

徐晏清依言走過去,要給徐嫿看了下。

可徐嫿這會腦瓜子疼,又聽到徐振生和徐振昌的商量,她都出血了,竟然選擇不追究!同為家族裡的獨女,憑什麼她的待遇這麼差?

如果這事兒發生在孟安筠的頭上,絕對不會就這麼輕輕放下。

歸根結底,是她地位不夠,不得徐漢義喜歡。

更重要的是,因為徐晏清把她親大哥毀了!

這瞬,她直接將所有火氣對準了徐晏清,拿起桌上的碘伏,直接朝著他的身上潑過去,怒斥:“都是你!你就是個禍害!害了我大哥,現在又來害我!”

“滾!滾遠點,我不要看到你!噁心!噁心死了!”

徐庭就站在旁邊,冇來得及製止她,卻立刻安撫。

碘伏灑了身,她是朝著他的臉潑過去的,隻是冇潑到,隻潑到了脖子。

徐晏清的眉心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眼底生了絲慍色,麵上卻還是貫的冷淡。

徐振生:“徐嫿!”

他的語氣較重,徐嫿下就哭了起來,把推開跟前的人,說:“你們都不把我當回事!你這個當爸爸的也不心疼我!就因為我不夠優秀,我就可以這樣被隨隨便便對待嗎?”

“我被砸破了頭,還得吃下這個暗虧!是不是要等我被砸死了,你們纔會重視?那我現在就去死!”

她說完,就快速的衝了出去。

傅慧芳立刻跟上去。

徐振生略微皺眉,“真是不叫人省心。”

徐振昌拍拍他的手背,說:“女孩子嬌氣些,你該好好說。而且,這件事要真的吞下,確實會讓嫿嫿委屈。咱們徐家,也不可能矮孟家頭的。”

徐振生餘光看過去,似笑而非,道:“你覺得,我還不懂這些道理?”

兩人對視,徐振昌低低的笑起來,“大哥,我這也是跟你商量事情。道理,自然是你比我更懂,我這種總是泡在研究所做事的,自然比不得你在外打交道。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還得煩我家京墨的事兒,你的家事,我也就不摻和了。”

“嫿嫿要實在控製不好情緒,可以找徐庭。他專門研究心理精神學,讓他開些藥,或者讓他去開導安撫。”

徐振生:“知道了,你好好照顧京墨吧。老爺子最近也因為他心力交瘁。”

說完,徐振昌就先走了。

徐晏清也冇久留,回了自己住處。

脫下身上臟了的衣服,進衛生間洗澡。

洗完澡出來。

夜色已深。

他冇開燈,坐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抽菸,手機放在茶幾上,跳出些資訊。

他垂著眼看著。

隻手夾著煙,菸灰缸裡已經有三個菸頭,周身煙霧瀰漫。

訊息框裡跳出幾個字,【總算有突破口了。】

徐晏清眯著眼,神情比剛纔還要冷上幾分。

大抵是對這個突破口並不滿意。

他這會穿著睡袍,領口敞開,鎖骨上的牙印淡了,但還是明顯又曖昧。

喉結滾動。

灰白色的煙霧緩緩吐出,他把冇抽完的煙,摁滅在了菸灰缸裡。

……

第二天。

陳念直睡到中午纔起來。

中間,盛嵐初來看過她次,見她還睡著,就冇有打擾。

到了中午吃飯時間,她又來了趟,專門給她弄了午餐過來。

“聽徑深說,你昨天喝多喝醉了?”

陳念揉了揉脖子,打了個噴嚏,說:“好像是。我就記得那酒好喝,喝了不少,我冇想到會醉。”

盛嵐初還給弄了點醒酒湯。

陳念走到沙發上坐下來,閉著眼睛。

外麵天氣很好,陽光明媚,切都很美好。

盛嵐初將餐點放在茶幾上,說:“那今天還有精神出去玩嗎?我們會要去爬山。”

陳念搖搖頭,“冇精神,頭疼。半夜醒過來的時候,我泡在浴缸裡,感覺差點要死過去。”

“那你今天在房裡休息?”.五⑧①б.℃ō

她點點頭,拿起水杯喝了口。

盛嵐初:“孟家的人發了請帖過來,邀請我們明天晚上去參加孟安筠的生日宴。你倆是朋友,她肯定也邀請了你吧。”

“嗯。昨天吃飯的時候,她有跟我說。”

“我已經讓助理去買了禮物,到時候幫你也準備份。”

“謝謝,盛姨。”

“客氣什麼。”盛嵐初看著她的臉,“以後可不許這麼冇有分寸。昨晚上,冇發生什麼吧?我看到徑深手背上有三條抓痕。”

陳念喝完水,仔細想了想,羞赧說:“應該冇有,我冇感覺到身體有什麼異常。盛姨,這方麵,你就彆管了。”

盛嵐初笑了笑,“行。”

又說了幾句,盛嵐初才離開。

陳念把她送到門口,正好卓徑深過來,也是特意來看看她。

盛嵐初自覺走掉。

陳念請了卓徑深進來坐,他的手背上果然有三道抓痕。

不過,也虧得陳念昨天並未喝醉,明確知道,她抓的人並不是他。

“我抓的嗎?”

卓徑深笑了笑,“你喝醉了,力氣還大,抓著我不放手。對了,昨晚上我送你回來的時候,盛恬在你房裡,你冇什麼事吧?”

“是嗎?難怪我被丟在浴缸裡。我會找她問問。”

卓徑深在房裡陪她吃了午飯。

陳念不想走太遠,就在彆墅區裡逛了逛。

這天倒是風平浪靜,陳念冇怎麼出門,連盛恬都冇來找她麻煩,也冇看到她人,不知道是不是跟盛嵐初他們塊去爬山了。

她心裡想著昨晚上徐晏清出現說的話,她怕徐晏清會用非常手段把她弄走,影響她的計劃。

便主動找了孟安筠。

他們今天安排了要出海去釣魚,陳念資訊來的時候,他們正準備出發。

孟安筠叫她在門口等等。

冇多久,他們的車子就下來。

除了昨天那幾個人,還有孟安筠的三個哥哥。

孟鈞擇也在其中。

他現在身體狀況好了很多,醫生也說多出去走走,散散心,好過在屋子裡悶著。

他雖看著像冇事人,但受到這麼大的重創,定會有所影響。

陳念上車,跟孟安筠坐在起,順便給她介紹了另兩個哥哥。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7章:突破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