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鬼母手下,效忠吾王的一隻虛靈。”

“我接到命令,來輪迴煉獄中,將你抓回去。”

“至於為何,我並不知情!”

陳楓頗為不解。

他確實殺過虛靈,卻冇到結仇的地步。

虛靈之王,為何要抓他回去?

陳楓一招手,道則囚籠不斷縮小,收入囊中。

它不能死。

手下就這麼強,若是鬼母親至,陳楓未必是對手。

回過頭,眾人都盯著他。

“繼續前進吧。”

陳楓歎了一聲,繼續讓宋元義帶隊。

冥河之中,藏著大量鄙靡。

因冥河氣息濃重,遮蓋了眾人身上的氣息,即便靠近鄙靡,也不會被髮現。

眾人小心前行。

來到冥河中央,眾人突然停下腳步。

一名身著布衣的白髮老人,擺動船槳,將小木船停在眾人下方。

“幾位,不要往前走了。”

宋元義疑惑道:“前麵有什麼?”

白髮老人隻是一臉懼色,搖了搖頭,緩緩離去。

眾人變了臉色。

“前麵莫不是有危險?”

“要不然我們換一條路吧。”

宋元義想了想,才道:“我過去看看,你們在這等我。”

他獨自一人前行。

“我跟他一起去。”

林妙一突然開口,神色複雜地跟了上去。

看著兩人不斷遠去,陳楓微微勾起嘴角。

然而,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突然出現!

陳楓猛然抬頭。

空中,一道漆黑裂縫憑空出現,走出一名女子,身上氣息,強橫而又詭異。

女子容貌傾城,冷若冰霜。

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冷漠氣質,令人心頭髮涼。

她目光一掃,最終落在陳楓身上。

“原來你在這。”

陳楓臉色驟變。

鬼母!

金仙之上!

“你們先走!”

陳楓大喝一聲,揮手間,星辰仙力掀起狂風,將眾人送往遠處。

鬼母一臉淡漠之色:“我對他們不感興趣。”

“若你乖乖跟我走,還能少些皮肉之苦。”

陳楓微微眯起眼:“我若說不呢?”

鬼母臉色更冷,抬手間,擺動衣袖中,飛出數十隻虛靈。

每一隻,都有靈虛地仙境九重的實力!

陳楓眉頭緊皺,再次凝結極意夜天刀。

一刀斬落,漆黑刀光劃破長空,瞬間斬殺十幾隻虛靈。

剩下的虛靈,發出聲聲嘶吼,撲殺而來。

“無極滅世刃!”

陳楓再出一刀。

漆黑刀光爆閃,頃刻之間,橫掃無數虛靈。

鬼母的臉上,透出幾分驚訝之色。

“你的實力,比我想象的更強。”

她素手輕抬。

眨眼間,數以萬計的虛靈,撲殺而來!

鋪天蓋地!

數量太多了!

陳楓接連揮刀,無數刀光掃過,斬殺大片虛靈。

但,無濟於事。

虛靈咬住陳楓,一隻接一隻,將陳楓徹底圍住。

鬼母揮了揮衣袖,將虛靈收回衣袖。

而後,重新踏入虛空裂縫,消失不見。

遠處的弟子,皆是一臉驚恐之色。

“陳師兄,竟然被抓走了?”

“我們該怎麼辦?”

冇有陳楓坐鎮,眾人亂作一團。

……

西荒仙域,十方天山。

整整十座巍峨山峰,彼此相連。

天地之間,靈氣濃厚,山中盛產礦石,是西荒仙域出產珍稀礦物的重地。

陳楓與孫泊函來到山腳下。

環環大陣相連,籠罩十方天山。

不斷吸收天地間的靈氣,注入到礦山之中。

孫泊函為他介紹:“這裡是西荒仙域的太極礦場,由上百道聚靈陣法相疊而成。”

“可以吸收天地間靈氣,引入山中礦脈內部,生產出可供靈虛地仙境強者修煉的至寶,琥珀仙石。”

“隻需一塊,就能讓一名靈虛地仙境,突破一層境界。”

陳楓恍然。

仙人的修煉與凡人不同。

礦山之下,靈脈彙聚,引天地之靈氣注入,淬鍊出仙石。

這是千百年來,無數強者研究出來的修煉之法。

既能保護靈脈,又能源源不斷的產出琥珀仙石,兩全其美。

很快,太極礦場的管事到了。

“孫姑娘,您終於來了。”

孫泊函淡然點頭:“按照往年規矩,太極礦場出產的琥珀仙石,我們孫家可以取走一部分。”

“我帶了好友過來,一起去取仙石。”

管事點了點頭,為兩人引路。

路上,他向兩人解釋:“這次出產琥珀仙石,城中不少家族都得到了訊息。”

“眼下,都聚集在礦洞深處,商討如何分配這些仙石。”

“其他家族的人也到了?”

孫泊函臉色微變。

城中四家,孫、金、張、劉,數張家實力最強,其次便是孫家。

劉家一心撲在煉丹上,鮮少參與城中瑣事。

而張家,代代相傳的陣道世家。

張符華,便是張家家主。

兩人深入礦洞,還冇靠近,便聽幾人爭吵。

“一共就十二塊琥珀仙石,你們張家要八塊,憑什麼?”

“就憑我孫家實力最強,誰不服,與我一戰!”

劍拔弩張。

小小的礦洞內,共有三人。

張家主事是人,是一位滿臉傲色的青年。

他翹著二郎腿,極其囂張地看著另外兩人。

三人臉泛怒色,卻是敢怒不敢言。

在這位青年的身旁,還有一位灰袍老者。

氣息詭譎,深邃叵測,他們不敢妄動。

“幾位,孫家大小姐,孫泊函到了。”

他知會一聲,躬身退去。

幾人目光一轉,落在孫泊函身上。

青年轉頭,色眯眯地看著孫泊函,輕笑:“泊涵,你來得正是時候。”

“這次出產的十二塊琥珀仙石,我張家拿八塊,分你兩塊,如何?”

孫泊函皺眉不語。

方纔開口的金家男子,冷哼一聲:“又分孫家兩塊。”

“你的意思是,剩下兩塊,我金家和柳家各一塊?”

“好大的胃口!”

青年一臉輕蔑:“分多分少,全看實力。”

“你若不服,我叫我爹過來,你跟他聊聊?”

金家男子臉色一變。

七殺城誰人不知,張家家主張符華有位紈絝兒子,張玄。

張符華老來得子,更因此失去妻子,格外疼愛張玄。

誰敢欺負他,張符華絕不姑息!

孫泊函想了想,沉聲:“兩塊就兩塊,都給你。”

“你於我孫家有恩,就當謝禮了。”

陳楓點了點頭。可兩人之間的交談,張玄聽得一清二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