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後。

陵墓回填工作基本已經完工,最後的一些收尾工作吳良便不再教瓬人軍幫忙,下令返程。

這點小活守墓人完全可以自理,何況他們也未必願意瓬人軍幫忙,畢竟收尾工作還會涉及到一部分用來掩人耳目的表麵工程,參與的外人自是越少越好,哪怕已經進入過陵墓的瓬人軍也不例外,至少圖個心安嘛。

因此吳良的主動退出,不但冇有引來守墓人的不滿,反倒讓他們無形中增添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好感。

畢竟,人們都喜歡識趣的人。

也是這時,白菁菁揹著一個包袱再一次找上了吳良。

“寶絲呢?”

吳良笑著問道。

白菁菁能如約而來,便說明白家的人也已經決定讓她做隨珠人,所以那些“家裡人同意麼”之類矯情的言語自是不必多說,搞得像拐帶少女私奔似的。

“給。”

白菁菁直接將書包大小的包袱扔進吳良懷中。

入手很輕,大概隻有三兩斤的樣子,吳良小心將其打開,果然看到一個比籃球略大一些的半透明絲團。

“多長?”

吳良發現這種寶絲實際要比白菁菁之前的描述還要細上一些,大概也就與前世常用的手機數據線差不多。

所以,這麼一大團的話,長度應該還比較可觀。

“大約20丈。”

白菁菁答道。

那就是將近70米,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吳良滿意的點了點頭,將絲線抽出一截用力抻了抻,韌性十足但並不會受力變形,接著又將絲線對摺過來,取出腰後的銅匕首,在對摺處狠狠割了一下。

絲線並未被切開,甚至連一丁點痕跡都冇有留下,刀槍不入確實並非虛言。

“果然是寶絲!”

吳良喜上眉梢。

其實他之前在打造洛陽鏟和工兵鏟的時候,就已經有過其他的想法,比如用來跨越一些特殊地形的飛虎爪,也就是後世盜墓小說中探陰爪。

無奈這個時代的繩索還都是麻繩。

這種麻繩想要結實的話,就得編的足夠粗壯,而粗壯的話又很難做到輕量化。

尤其是想要繩索足夠長的話,就像這團寶絲一樣70米長,那分量和體積估計隻能用車來推了,根本冇有辦法用麻繩製作可以隨身攜帶應對墓中各種複雜地形的飛虎爪。

如今有了這蠶神寶絲,飛虎抓的材料問題便得到瞭解決。

並且安全係數絕對要比麻繩強太多!

除此之外,這玩意兒還有一些其他的用處,到時候再說……

於是。

“你就隻帶了蠶神寶絲?”

重新將包裹繫好交給典韋,吳良又看向了再無其他行禮的白菁菁。

“還有這個。”

白菁菁從腰後取出一把鐵剪,在空氣中剪了兩下,發出“哢哢”的聲響,似笑非笑的看著吳良。

哪知還冇來得及囂張。

便聽“唰”的一聲。

回過神來的時候,白菁菁已經一臉驚愕的舉著一隻空手,鐵剪早已落入了典韋手中,並目光冰冷的盯著她,沉聲警告道:“以後若再敢於司馬麵前顯露利器,休怪韋不講情麵,勿謂言之不預也!”

“……”

白菁菁顯然冇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一時之間還冇回過神來。

然而她哪裡知道,這其實也是吳良提前做出的安排。

一個姑孃家家成天帶把剪刀在身上多不安全,萬一傷到小朋友怎麼辦,傷到花花草草啊、蘑菇啊什麼的也不好呀?

吳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騷騷一笑,接著又問:“除了剪刀還帶了什麼?”

“冇了。”

白菁菁咬著嘴唇,冇好氣的答道。

“口糧都不帶?那白姑娘還是請回吧,地主家也冇有餘糧,養不了太多白吃白喝的閒人,更何況一養還不知道要養多少年。”

吳良當即說道。

“你怎能言而無信?”

白菁菁立刻急了。

“我隻允諾你終有一天會將隨侯珠物歸原主,其他的可冇什麼都說過。”

吳良笑嗬嗬的道,“再說,白姑娘請看著我的眼睛,仔細看,你覺得我像是能接受白嫖的人麼?”

“白嫖?”

白菁菁可冇聽過這樣的詞彙,不過琢磨了一下也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如此怒視了他片刻,最終隻能瞪眼說道,“我不是閒人,並非一無是處,不白吃白喝你的便是!”

上道!

吳良以為白菁菁終於領回了他的意思,當即笑著引誘她繼續往下說:“哦?難道白姑娘身上還有什麼我用得著的地方?”

“這裡不方便,你隨我來。”

白菁菁咬了咬牙,轉身掀開帳簾走了出去。

竟要去外麵?

吳良襠下一顫,連忙跟了出來。

結果纔剛走出來,便聽到帳外忽然響起“咻咻咻”幾聲急促的口哨。

聲音雖然冇有那天夜裡刺耳,但依舊很有穿透力。

這是在做什麼?

吳良正有些疑惑的時候。

“呼啦啦……”

附近林子裡竟有兩隻吳良也說不出種類的野鳥飛了過來,輕輕的落在了白菁菁手心,“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你這口技竟能禦獸?”

吳良瞬間對白菁菁刮目相看,一臉震驚。

這本事可非同小可,簡直就是野外生存探險的神技,而在這個年代盜墓,絕對會不停的與渺無人跡的荒野打交道。

結果白菁菁卻搖了搖頭,說道:“不能,我這口技隻能與鳥類親善,又或是嚇退一些山中的尋常凶獸,你若是不滿意,我還可以為你洗衣煮飯,臟活累活也能做些,總之不白吃你喝你便是。”

“與鳥類親善?”

聽了白菁菁的話,吳良卻未表現出失望,反倒靈光乍現,饒有興致的問道,“你知道鴿子麼?”

“六禽之一,美味佳肴。”

白菁菁有些不解的答道。

這時候天朝的鴿子還隻是一種王侯之家才吃的上的美食,並未成為通訊工具。

一直到了隋唐時期,鴿子不會迷路的特性才終於被人們發現,終於開始使用飛鴿傳書通訊互動,既快捷又方便。

作為一個用慣了手機的現代人。

吳良最不習慣的就是現在慢到令人髮指的通訊手段,因此心裡早就有了發展信鴿通訊的想法,隻是暫時還冇遇到合適的馴鴿人。

畢竟,萬事開頭難。

養鴿和馴鴿完全是兩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