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這一幕吳良看在眼中,心中也是越發不安起來。

北門便有三千兵馬的話,南門的兵馬一定也不會少,並且可以肯定的是,除了需要留下鎮守南門阻止曹軍進城救援的兵馬,一定至少有個一兩千人如今正在合圍過來的路上。

屆時吳良與曹老闆便將陷入數倍於己方,並且還是腹背受敵的窘境。

另外不要忘了。

非但呂布是以勇武聞名的“飛將”,其麾下還有北地太守張遼與陷陣營統帥高順這兩位曆史名將助陣,他們皆是能夠以一敵百的大將,隨便拉出來一個人在曆史上都曾創下過令人咋舌的戰績。

而再看曹老闆這邊,真正能夠說得上名字來的便隻有曹昂與曹稟,剩下那些曆史上有名的將領則都在城外統領著其他路的軍隊,遠水解不了曹老闆的近渴。

如此對比一下。

將領方麵,曹老闆這邊處於劣勢。

兵馬方麵,曹老闆這邊依舊處於劣勢。

這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場死局,幾乎冇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與此同時。

吳良又看向了被他看護的獻帝一行人。

伏皇後、幾名貴人以及隨行的宦官婢女皆是麵露不安之色,他們自己東逃以來便不斷遭到追殺,最慘的時候連正經的糧食都吃不上,甚至就連獻帝到達安邑時,身上的衣裳亦是破破爛爛形同乞丐。

因此他們現在都已是驚弓之鳥,見到這場麵便不由的開始害怕、緊張。

非但他們,那僅剩的幾十名羽林護衛軍亦是十分緊張,因為每次遭遇追殺,最先受難的一定是他們,否則他們又怎會隻剩下這麼點人?

但奇怪的是。

吳良竟冇有在獻帝臉上看到絲毫的緊張之色,

相反他此刻還出奇的平靜,彷彿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

獻帝的確有不緊張的理由。

因為他還有利用的價值。

曾經董卓將他扶上了位,

並未傷害於他;後來王允與呂布共同把持朝政,

依舊冇有傷害於他;再後來李傕、郭汜把持朝政,

同樣冇有傷害於他;如今曹老闆亦是打算“挾天子以令不臣”,也完全冇有傷害他的想法。

這全都是因為他不過是個“守位”的天子,

這些人需要利用他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

而隻要有一天冇有人做到隻手遮天的地步,他的性命便還有利用價值,隻是會活的比較窩囊、甚至連自己的女人與子嗣都無法保護罷了。

當然。

這或許隻是理由之一。

旁人還不知道,

吳良卻是十分清楚,獻帝骨子裡其實並不是安分的人,否則曆史上便不會出現著名的“衣帶詔”事件。

因此這件事是否與他有關尚不好說……

如此想著。

“楊萬裡。”

吳良將楊萬裡叫了過來,低聲對他說道,“告訴兄弟們,

務必盯緊了獻帝與那些羽林護衛,

倘若他們出現任何異動,

除了獻帝之外,

剩下的人隻管使用連發弩射殺,不必向我稟報,更不必有所顧慮。”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立刻退回去向瓬人軍眾人安排此事。

至於曹稟剛剛交接給吳良的那近兩百兵馬,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殿後,吳良一來不希望他們分心,

二來也是用著不太順手,因此便儘量不去要求他們。

反正瓬人軍眾人人手一支“戰國連發弩”,如此近的距離對付那也隻有區區幾十人的羽林護衛,應是一瞬間便能夠解決戰鬥,

羽林護衛甚至連近身的機會都冇有。

交代完了此事。

吳良卻還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他在猶豫究竟要不要出手,

又或是應該在什麼時候出手?

他不想扮演什麼救世主,尤其不希望黑火藥暴露在曹老闆麵前,

因為這種超越了時代的大殺器對於胸懷野心曹老闆而言,

定是有著極為致命的吸引力。

因此黑火藥一旦引爆,曹老闆必定會使儘一切手段將黑火藥掌握在自己手中。

吳良也不確定曹老闆究竟會做什麼。

他隻知道這一定會令他今後在曹老闆這裡的處境變的十分微妙,

曹老闆既需要拉攏他,又需要無時無刻的提防他,甚至可能還會懼怕他,不得不想辦法控製他……畢竟這股可怕的力量掌握在誰手中,

便等於誰的半個屁股已經坐到了天子寶座上。

因此如果可能的話,吳良是萬萬不想出手的。

但唇亡齒寒的道理他不是不懂。

一旦曹老闆落敗,

呂布又怎會放過他與瓬人軍?

而到了那時大局已定,就算他手中持有黑火藥,目前手上的當量與瓬人軍這麼點人亦是不可能敵得過呂布麾下的數千名兵士,一切便全都晚了。

所以。

吳良亦是不能始終隱而不發。

甚至他覺得,若是無論如何都必須出手,那還不如一上來便祭出黑火藥,直接炸呂布所部一個始料不及,如此曹老闆這邊便可以藉助時機一鼓作氣衝殺出城,免得等出現了大量傷亡時,再想翻盤難度便又增加了不少。

隻是要如何向曹老闆解釋黑火藥的由來,避免自己的處境變的尷尬,依舊是個需要商榷的問題。

……

曹老闆所部向北城門突圍的同時。

呂布所部的兵馬則也在快速收縮,顯然他們已經收到了這個訊息,因此不想給曹老闆逐個擊破的機會,打算將人手集結在一起堅守北城門,抵擋曹老闆所部的進攻。

呂布的策略也清晰了起來。

他就是要利用優勢兵力將曹老闆困死在城內,隻要曹老闆無法攻破城門,便會有更多的叛軍自南城門趕來支援,屆時曹老闆必將收尾不能相顧。

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此乃必殺之局。

曹老闆危矣!

因此在抵達北城門之前,除了最開始被曹昂射翻在地的那名叛軍兵士,曹老闆所部途中遇到的叛軍已是越來越少。

而情況越是如此。

穀軝 曹老闆臉上的表情則是越發的陰沉,他雖然也曾聽有人說過呂布有勇無謀,但從今天這件事上來看,呂布斷然冇有傳聞中的那般不堪。

不過呂布的反覆無常、誠難久養卻是得到了充分驗證。

說曹老闆心中不後悔那定是不可能的。

他記得那時將呂布收為義子,荀彧與夏侯惇收到訊息便曾向他提過建議,教他想一想呂布的前兩任義父的下場,勸他與呂佈劃清界限。

但曹老闆實在眼饞呂布麾下的將領與兵馬,

再加上冀州的袁紹已經見不得他在兗州、青州與徐州的快速壯大,

開始給他施加壓力,

曹老闆急需要進一步壯大自己的力量來防袁紹,

於是便排除眾意堅持收下了呂布這個義子。

當然,曹老闆也不是冇有自己的想法。

他早已與戲誌才商議出了一個驅虎吞狼、偷梁換柱之計,隻是需要先暫時穩住呂布,一邊利用他製衡袁紹,一邊逐步拉攏招攬呂布麾下的那些將領,待將呂布徹底架空之後便不再需要他了。

結果冇想到這個想法還遠冇有實現之際,呂布居然就搶先來了這麼一手。

也怪最近一年勢力壯大速度太快,以至於曹老闆的心態不知不覺中便膨脹了起來,雖不說是目中無人,但也時常自詡為天命之人。

因此在對待呂布的時候,他便少了一些防備,自認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也是吳良讀不出曹老闆此刻的內心。

否則現在吳良恐怕已經另有所悟了……

因為曆史上曹老闆被張繡偷襲,以至於最終折損了曹昂、曹稟、典韋與絕影,亦是因為他迎了獻帝之後驕傲自大,戰事在前居然強行納了張繡的嬸嬸,使得張繡懷恨在心,再有毒士賈詡在旁出謀劃策,因此才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兩者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總結出來就一句話,順風局也絕對不能浪、不能飄。

至少對於曹老闆來說,這或許便是他的劫數,一浪、一飄就會翻車。

就在這時。

“孟德哥哥,我去了!”

一名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年輕的將領悄然來到了曹老闆麵前,拱手說道。

“嗯,子和,看你的了。”

曹老闆鄭重的點了點頭。

“諾!”

那年輕將領應了一聲,便帶著大約百名已經提前點好的兵士從中軍分離了出來,與曹老闆所部反方向行去。

經過吳良的時候,這名年輕將領還不經意的與他對視了一眼。

雖就這麼短暫的一眼,但吳良依舊從他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過人的堅毅與銳利,斷定此人絕不可能是寂寂無名之輩!

“子和?子和……究竟是誰呢?為何年紀輕輕卻稱曹老闆為哥?”

回憶之下,吳良其實已經不第一次在曹老闆身邊見到這名年輕將領。

隻不過他卻似乎有一種淡化人們注意力的能力,使得吳良一直以為他不過是曹老闆的一員親衛罷了,但現在看來,此人絕不簡單。

否則曹老闆斷然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分出中軍百人,教此人帶領單獨行動。

這無疑進一步弱化了曹老闆的防衛能力,倘若呂布所部攻入陣中,曹老闆的處境隻會更加危險……但吳良相信,曹老闆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隻是“子和”……

曹純?!

吳良的腦子裡麵終於閃過了一個與這個字有關的名字,這麼低調且冇存在感的人,居然是曹純?!

或許有人對這個名字並不熟悉。

但提起他的同胞親哥,讀過三國的人肯定不會感到陌生曹仁。

這兄弟二人與曹老闆乃是同宗,更準確的說應是曹老闆的堂弟,屬於曹氏集團的本家,因此自曹老闆起勢其兄弟二人便一直跟隨於他,都為曹老闆立下了汗馬功勞。

不過在《三國誌》中,關於曹仁的記載相對比較多。

而關於曹純的記載,則隻是提到了他早些年跟隨曹老闆在陳留募兵,之後便是一片空白,如此一直到了建安十年(公元205)年,也就是十多年後,纔再一次出現在了記載之中,此時官渡之戰早已結束,曹老闆正在圍剿袁紹的兒子袁譚。

也是這一次,堪稱三國史上最精銳部隊之一的“虎豹騎”首次閃亮登場。

而“虎豹騎”的統領不是旁人,正是曹純。

這一戰曹老闆初戰失利,可“虎豹騎”一登場便立刻扭轉了局勢,如同天降奇兵一般僅用幾天時間便擊潰了袁軍,袁譚跌落馬下才求饒了一句,人頭便已經滾落在地這便是曆史著名的“南皮斬譚”。

“虎豹騎”名聲大振,此時人們才知道這是一支什麼樣的騎兵。

《三國誌》有雲:“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

“百人將”是什麼?

那可是正兒八經在軍隊中統領百人的強兵,而在這亂世之中,幾乎每一個“百人將”都是曆經數十上百場戰役曆練出來的兵王,絕對不亞於後世的特種兵。

而作為“虎豹騎”的統帥,曹純的實力自是可見一斑。

雪藏十餘年,一戰天下知!

吳良似乎彷彿找到了曹純那史書中消失了十餘年的相關記載,這十餘年曹純定是一直待在曹老闆身邊,暗自練兵磨劍,被曹老闆當做了關鍵時刻纔會使用的秘密武器。

就像現在,曹純便一定是被賦予了特殊的任務,這便是曹老闆一直藏在身邊的一張底牌,如今不打也不行了。

隻不過曹純在這場戰事中將會起到什麼作用,依舊需要拭目以待。

隻是不知道曆史上的宛城之戰,曹純又在哪裡?

反正他肯定冇有死在那場叛亂中,死去的隻有曹昂、曹稟、典韋與絕影……

不過這依舊令吳良燃起了一絲希望。

倘若曹純能夠立下奇功,那麼吳良是不是就不用在曹老闆麵前使用黑火藥了?

但問題是,甄宓說典韋的凶煞之氣已經散開籠罩七竅,他的劫數已經到了,卻又令吳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畢竟如今瓬人軍可是走在曹老闆身後,這無疑已經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若是這樣典韋依舊可能遭遇凶險,那麼便說明大概率曹軍還是要被擊潰。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