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瓬人軍兵士們也跟著瞬間炸了:

“這墓主人恐怕已經化作了妖魔,手段纔會如此殘忍!”

“若真是如此,咱們進入山穀豈不是也凶多吉少?”

“我剛纔就覺得背後涼颼颼的,不會是墓主人在朝我吹涼氣吧?”

“如此說來,這墓便盜不得了啊……”

“……”

就連曹稟都有些不自在的湊到了吳良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有才賢弟,此人說的可是真的?”

“……”

吳良回頭看了他一眼,心中卻在考慮另外一個問題。

現在他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此處必定有一座陵墓,而且是一座非同小可的大墓,除了那座無字石碑和鎮墓獸,守墓人的存在無疑就是更好的證明。

但正是因為守墓人的存在,反倒令吳良產生了一些顧慮。

通過眼前二人的死狀,完全可以看出守墓人的守護此墓的決心。

也就是說,如果吳良等人要盜這個墓的話,瓬人軍與守墓人便絕對不可能善言善語,一出手就得使出致對方於死地的殺招,否則受傷的就是自己。

可問題是,目前為止吳良還冇有辦法確定這裡的守墓人到底有多少,又具備什麼樣的實力與手段,而這一次,瓬人軍為了便宜行事,僅僅隻帶了五十人,到底能不能夠與守墓人對抗?

現在擺在他麵前的選擇有兩人:

一是不管不顧,直接入穀開搞;

二是暫時退出山穀,隻帶少量精英藏於暗處,先搞清楚守墓人的情況再做定奪。

但前者十分冒險,很可能令瓬人軍與自己陷入萬劫不複之境,而後者則比較浪費時間,冇準兒還冇探明情況,反倒先把呂布等來了。

就在吳良凝神思索的時候。

“報!”

一名負責放哨的兵士自後麵的密林中狂奔了過來,氣喘籲籲的拱手報道,“校尉、司馬,五裡之外出現小股不知名人馬,正向咱們這邊行進!”

“多少人?”

曹稟神色微變,連忙問道。

“大約三百餘人。”

兵士道。

“看清楚是誰的人馬了麼?”

曹稟又問。

“對方冇有舉旗,不知身份。”

兵士又道。

“這……”

曹稟皺起眉頭看向吳良,問道,“有才賢弟,你怎麼看?”

這下不用糾結了,正好利用這些人為瓬人軍踩雷,吳良沉吟著說道:“我軍人數不足,不如先撤出山穀,隱於暗處觀察幾日,至少摸清對方的身份與目的再伺機而動。”

正說著話,卻聽身後忽然有人痛叫起來:“唉唉唉!疼疼疼,力士饒命,校尉、司馬救我性命!”

眾人循聲回頭。

卻見楊萬裡正被典韋拽著一條腿像拎小雞仔似的倒抓了起來,儼然一副要將他雙腿折斷的架勢。

“吳司馬,你曾與韋交代過,隻要此人意欲逃走,又或是我們遇上他路兵馬,便立刻折斷此人手腳。”

典韋麵無表情的道。

人狠話不多說的就是典韋這種人,這一路上他基本冇說過什麼話,哪怕體型壯碩也冇多少存在感,但等到了要辦正事的時候,你就知道他的厲害了。

難怪曹老闆那麼喜歡典韋,這麼有執行力又衷心的武將,換誰誰也冇辦法不喜歡啊。

吳良心中美滋滋,嘴上則連忙叫停:“典力士且慢,此人現在還有些用處,暫且留他性命。”

“是。”

典韋這纔將楊萬裡扔在地上,一言不發的站到了吳良身後。

剛纔這一幕,頓時令瓬人軍上下體會到了典韋的厲害之處,可不是誰都能輕輕鬆鬆拎起一個成年人的,於是一個個都細細打量起這個此前默默無聞的壯士來。

“嘿,有才賢弟,這位力士可了不得,你從哪找來的?”

曹稟心生欣賞之意,碰了碰吳良小聲問道。

“在陳留的時候遇上的,一見如故。”

吳良知道曹稟什麼心思,笑著說道。

“這樣的力士留在瓬人軍屬實屈才。”

曹稟又擠眉弄眼了一番,腆著臉嘿嘿笑道,“他日若我能領兵打仗,這位力士隨我上陣,定能立下赫赫戰功,封侯拜將恐怕不在話下。”

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我拿你當兄弟,你居然想挖我牆角?

吳良果斷送給曹稟一記衛生眼,剛要開口斷絕他的念頭,卻聽典韋已經哼了一聲,一點不給麵子道:“不勞校尉費心,韋隻認吳司馬一人!”

瞧瞧,什麼叫覺悟?

這就叫覺悟!

為什麼典韋能成為曆史名將?

為什麼典韋能受到曹操的格外青睞?

不是冇有原因的!

看著曹稟那張尷尬又羨慕嫉妒恨的臉,吳良心中自是更美了,哈哈哈哈。

……

在吳良的建議下,瓬人軍很快便撤出了山穀,而且一下子撤到了十裡之外。

同時他又做了另一手安排,命典韋與楊萬裡兩人潛入山穀上方的林子之中,密切監視穀內的一舉一動。

楊萬裡熟悉周邊地形,暗中探查問題應該不大。

而典韋粗中有細,不怕楊萬裡刷什麼花招,又可令其斷絕彆的想法。

兩個人配合行動,簡直天衣無縫。

至於吳良和瓬人軍,則安心在十裡外的一處山崖下玩起了與世無爭的荒野求生,除了隨身攜帶的乾糧,閒來無事還可以打些野味豐富一下飲食,燒火也很難被守墓人或剛來的那夥人察覺。

傍晚時分,典韋與楊萬裡終於帶來了第一手情報:

“那批後來的人馬確是呂布所部,不過呂布並未親臨,領頭的是一個叫做‘郝萌’的將領。”

“郝萌率人進入山穀之後,也對無字石碑與那兩具死屍進行了查驗,隨後便徑直進入山穀之中,於山穀內一處溪邊灘地安營紮寨。”

“如今郝萌所部已經有所行動,兵分多路攜帶工具前往山穀各處進行挖掘……”

郝萌?

這個人吳良也知道,乃是呂布麾下“八健將”之一,不過後來受袁術慫恿起兵造反,最終死於高順之手。

“你二人先吃些東西,稍後再去監視。”

聽過楊萬裡的報告,吳良點了點頭,笑道,“吃飽了今晚多上點心,或許到時會有一場好戲上演,明日一早回來告訴我演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