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吳良並不是優柔寡斷的人。

腦中過了一遍確定這麼做就算成功不了,也並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壞處之後,吳良便果斷付諸了行動。

略微側過頭去,餘光瞄向張梁與嚴陸乘坐的竹筏。

下一秒。

“嘩!”

一股巨浪便猛然自竹筏下方湧起,頃刻間將那個竹筏掀的翻了個個兒。

“唉唉!”

“怎麼回事?!”

“為何忽然掀起大浪?!”

此刻張梁與嚴陸等人還並未睜開眼睛,但在竹筏猛然被掀翻的瞬間,他們徹底失去了平衡落入水中,纔不得不被迫睜開眼睛掙紮了起來。

但這樣並不算完。

吳良心思一動,張梁與嚴陸等人落水的位置同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這漩渦的力量就連那生活在水中的異獸都無法抵抗,何況張梁與嚴陸等人,他們隻能被迫在漩渦之中沉淪。

吳良知道一個人能夠憋氣的時間,科學研究表明,一般人一分鐘左右就已經差不多了,因為在這一分鐘之內,累積下來的二氧化碳還不會達到有毒的濃度,而有些天賦異稟並經過訓練的人,則可以在這個基礎上延長一些時間。

就算後世的水下憋氣世界吉尼斯記錄最多也就達到了14分鐘。

而張梁與嚴陸在這方麵大概率不是天賦異稟的人,再加上忽然落水會有嗆水的現象,憋氣的時間隻會變得更短,因此吳良也並不打算太過分,隻要將他們吸入漩渦之中持續十來分鐘,應該便能夠確定他們死的透透的了,就算後世的醫療水平也未必搶救的回來。

“嘩!”

隨著吳良心念轉動。

可不僅僅是張梁與嚴陸等人陷入漩渦之中無法自拔,就連那個竹筏也同樣無法浮在水麵上,竟以一種十分奇特的方式豎立在了水中飛快轉動。

如此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

張梁、嚴陸以及那些兵士便已經無法再將腦袋探出水麵,掙紮著伸出的手也很快便消失在了飛快旋轉的漩渦之中。

而回過頭來再看那頭異獸。

異獸亦是已經被漩渦搞的暈頭轉向,看起來似是完全放棄了抵抗,順著漩渦的水流飛快的旋轉……與張梁、嚴陸等人不同的是,它好歹還浮在水麵上,而不至於被直接吸入漩渦之中連頭都露不出來,這可能與它的身體構造有關。

然而就在吳良覺得自己的計劃已經萬無一失的時候。

“?”

體內那股熱流卻不知為何莫名的開始消退。

這種感覺吳良再熟悉不過,當這股熱流開始消退的時候,便代表他的異術已經開始失效……

這距離將張梁與嚴陸拋入水中最多也就過了兩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這時候他的異術開始失效,這兩個傢夥再被及時就出水的話,依舊有可能生還。

另外。

那頭異獸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它肯定是不會被淹死的,那麼等它緩過勁來的時候,會不會對他們發起更加瘋狂的反撲,那時又應該如何應對?

這便是吳良這“禦水之術”最尷尬的點。

與他那杜撰出來的“起乩之術”一樣,這纔是真正意義上的不受控製,每次在最為危難的時刻便會出現,但當形勢穩定下來之後,又會悄無聲息的訊息,根本冇有辦法做到隨心所欲。

同樣是“禦水之術”,他的“禦水之術”顯然要比傳說中的大禹差了不少,這樣的水貨異術斷然無法達到為天下治水的程度。

“救……救命!”

“主人落水了,會水的還不快前來施救!”

“方纔究竟發生了什麼……”

直到此時,聽到有人大呼張梁落水,纔有更多的兵士睜開了眼睛,然後看到了這被莫名而起的巨浪席捲過、依舊冇有完全恢複平靜的場麵。

不遠處便是那頭巨獸。

此刻巨獸便像是死了一般,依舊隨著旋轉的越來越慢的漩渦轉動,那隻“大眼睛”不在散發出炫目的流光,並且倒浮了起來露出一個光滑的大白肚皮。

而一共六個竹筏。

唯一翻掉的便是張梁與嚴陸乘坐的那個竹筏。

他們這個竹筏加上張梁與嚴陸二人,一是一共十人,但此刻露出水麵的腦袋卻隻有……四個,剩下的人則不知所終。

而這四人之中,嚴陸要算上一個。

並且此刻的嚴陸依舊在不停的洑著水,完全可以保證自己不沉下去,至於他的主人張梁,則暫時還冇有看到。

方纔大呼“張公落水”的人便是他。

眼見兵士們剛睜開眼睛,聽到呼救竟還在發愣,嚴陸立刻又扯著嗓子嚎了起來:“會水的速速下來搜尋主人的下落,救出主人者,除了主人的封賞,我再以個人名義賞金百斤,可保你此生錦衣玉食!”

話音落下。

“諾!”

立刻便有十多名兵士大聲應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些人居然絲毫不在意那頭不知生死的異獸,迅速退去身上的冬衣、甲冑與兵器之後,便一躍跳入了水中,奮力向那個已經翻掉的竹筏附近遊去,那便是張梁落水的位置。

其實就算拋開那頭異獸不談,此刻下水依舊是一件十分冒險的事情。

這地方陰氣逼人,嚴陸說過這裡是會凍死人的,因此纔會為每一個下到這處秘境的人發放一件加長款的冬衣。

而這裡的水自然要更加陰冷。

活人被這樣的水浸透,體溫一定會快速下降,若是下水之後冇有辦法快速暖合起來,一旦出現了低溫症狀,一樣是會出人命的。

“唉,怎奈我不會水,否則如此重賞我也能去爭上一爭。”

“黃金百斤,莫說是此生,便是下輩子都衣食無憂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翻身機會啊,可惜我也不會水……”

“你說,若是張公真出了什麼岔子……”

“收聲!你不想活了?”

“我是說假如嘛……”

“張公是什麼人難道你不知道?這句話隻要說出口來,叫人聽到便是死罪,若不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纔不會給你提這個醒!”

“多謝……”

吳良前麵兩名兵士冇有下水,還表達出了惋惜之意。

這兩個傢夥應該便是方纔發出“噠噠”聲的人,其中一名兵士此刻還握著一隻劃船用的撐杆,撐杆也剛好靠在竹筏上……八成就是此人。

這個傢夥方纔慫成那個樣子,現在聽到重賞居然還想著下水,真是不知所謂。

吳良自是希望張梁不要再被救回來。

如此這些兵士便也算是群龍無首,已就有可能出現一些混亂,而他與典韋自然也更容易找到順勢而為的機會。

不過現在,吳良的注意力並不在張梁身上。

他早早便已經在觀察典韋的情況。

此刻那頭異獸還在水上漂浮,不過那隻“大眼睛”已經不再發光,而典韋此刻也已經轉醒了過來,一邊從竹筏上爬起,一邊第一時間向吳良這便望來。

見到吳良安然無恙之後,他明顯鬆了一口氣。

“……”

吳良衝他微微頷首。

見到典韋安然無恙,他也放下心來。

他雖然被自己剛纔驅使的巨浪潑了一下導致身上的冬衣濕了大片,但與那些下水的人不知好了多少,可能會略微有些冷,但問題應該不大。

不過吳良依舊還是衝典韋使了個眼色。

典韋那個竹筏上有兩名兵士跳入了水中,他們的冬衣與甲冑就扔在船上。

“!”

典韋不愧跟了吳良許久,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接著連忙將自己身上已經濕了大片的冬衣脫下,而後趁亂從旁邊拿了一件乾燥的冬衣裹在身上,還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

這一幕恰巧被另外一個竹筏上的左慈看在眼中。

左慈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也不隻這是是覺得典韋與吳良的小動作好笑,還是內心充滿了鄙夷的笑。

不過此刻他並不知道方纔究竟發生了什麼。

因為他也是剛剛纔睜開眼睛的,與那些兵士看到的相差無幾。

其實就算早些時候看到了發生的一切。

他也未必便知道發生著一切的緣故,畢竟吳良的控水之術並不需要做出任何舉動,外人便是有所懷疑,也很難找到證據將這些事情聯絡到吳良身上。

不過左慈依舊有理由認為此事與典韋和吳良多少有些乾係。

因為在發生這些變故的時候。

他便隻聽到了典韋與吳良的喊聲,不難判斷那時典韋與吳良定是遭受了嚴重的危機,隻是不知怎的,那異獸便似死魚一般翻了白,也不知怎的,張梁與嚴陸乘坐的那個竹筏便翻了個,使得張梁沉入水中不見了蹤跡。

……

接下來就暫時冇吳良與典韋什麼事了。

因為所有的人都在儘力尋找張梁的蹤跡,會水的早就下了水,不會水的也開始滑動竹筏在那附近遊弋搜尋。

雖然不會水的人冇有辦法下水搜救,但若是一不小心第一個發現了張梁的下落,依舊可以算是立了一個大功,最起碼能夠分上些賞賜。

而嚴陸則已經在幾名兵士的幫助下爬上了竹筏。

此刻他已是凍得臉色發白,將所有的衣裳都脫了下來,又從一名兵士那裡拿來一件乾燥的冬衣裹著,抱上兩支火把蹲在竹筏上一邊發抖一邊取暖。

就這樣他也冇有閒著,依舊在一臉焦急的指揮下了水的兵士進行搜救工作。

然而搜救的工作卻非常不順利。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

依舊冇有人找到張梁的蹤跡,這纔是真正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吳良心中暗喜。

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雖然在後世,這個時間還不算錯過了最佳的救援時間,還不能放棄搜救,但卻是已經超過了人類閉息的極限時間,張梁的生還希望已經變得很小。

而一旦張梁確認死亡,不見了蹤跡也算,那麼這些兵士依舊會進入群龍無首的狀態。

反觀嚴陸不過是張梁的奴隸,雖然看起來在張府還算是有一些權力,但想要將這些兵士歸攏起來肯定會遭遇一些困難……

已經有一些下去搜救的兵士返回了竹筏。

就算重賞就在眼前,他們也冇有辦法繼續抵禦寒冷,不得不回到竹筏上使用火把取暖,否則可能就再也上不來了。

事實上,不僅僅是吳良認為張梁大概率已經活不成了。

從那些兵士與嚴陸的表情也看得出來,到了這個時候,他們的心中肯定也並不樂觀,隻是冇有見到張梁的屍首之前,他們誰也不敢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而已。

不過從他們逐漸懈怠的狀態便能夠看得出來。

現在已經冇人願意再下水了,所有人都回到了竹筏上抱著火把取暖,隻有少數人還劃動竹筏在用竹竿往水裡捅咕。

而嚴陸再次承諾更多的賞金,可兵士們要麼不會水,要麼便表示自己還冇暖過來身子,實在冇辦法繼續下水,總之就是已經冇人似方纔那般積極。

吳良很欣慰。

雖然他的“禦水之術”在關鍵時刻失了效,冇有一波將張梁與嚴陸一起帶走,但現在帶走了一個張梁依舊足以對當前的局勢產生不小的影響,這無疑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好訊息。

正當吳良如此想著的時候。

“嘩!”

破水聲再次突兀響起。

眾人皆是一驚,連忙循著聲音望去。

隻見那頭異獸不知何時竟已經轉醒了過來,在水中一個撲騰便翻轉過了身子,而更令眾人驚慌的是,此刻眾人都睜著眼睛,那頭異獸的那隻“大眼睛”則已經再次浮現出了刺眼的流光。

“夭壽啦!”

“快閉起眼睛,莫要被這怪物迷惑住!”

眾人頓時亂作一團,不少人連忙閉上了眼睛,隻求自己隻看了這一眼,不會被那異獸相中,成為異獸的點心。

可惜這種行為多少有那麼點掩耳盜鈴。

方纔吳良親身體會過這異獸的迷惑能力,大概就那麼一晃眼的功夫他便已經出現了中招的跡象,所以現在才閉眼真的來得及麼?

結果。

“嘩!”

待大部分人還冇來記得及閉上眼睛的時候,那隻異獸便更加驚慌的拖著它那隻“大眼睛”潛入了水底,化作水下的一抹亮光快速向遠處遁去。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