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左慈啊!

居然巧遇了左慈!

吳良頓時精神一振,他很早以前就想見一見左慈了。

因為曹植在《辯道論》中明確提到過:“慈曉房中之術……”

《後漢書》中也說他:“少有神道。”

其實房中之術不房中之術的一點都無所謂,吳良豈是那貪戀美色之徒,他主要還是想親自與友好交流一番,領略一番這個漢末最有名、在民間留下傳說最多的著名方士究竟是否有真才實學。

畢竟左慈會的可不僅僅隻是有房中之術。

傳說他還會煉丹之術、變化之術、辟穀之術、占星之術、甚至還能夠役使鬼神、坐致行廚,已經到了無所不能的程度。

野史記載中,曹老闆曾與他有過數次交鋒,屢次想要捉拿他將他處死,都被左慈以科學完全無法解釋的方式輕鬆化險為夷,簡直與神仙無異。

後來荊州劉表也認為左慈是個惑亂人心的妖道,打算將他抓住殺掉,結果左慈當著他的麵露了一手之後,劉備大吃了一驚,立刻打消了殺掉他的念頭。

而左慈還留下了一句看似哲學卻又令人細思恐極的話:“我之所以總有的禍患,是因為我有身體,等到我冇有了身體,我還有什麼禍患呢?”

對於普通人而言,冇了身體便是死亡,人死燈滅一了百了,自然不會再有禍患和憂愁。

但左慈的這句話顯然不是這個意思。

隻是究竟具體是什麼意思,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不過說來也是真的巧了。

據吳良所知,左慈應該是廬江人士,距離太原郡不知幾千裡,以現在的交通條件,從廬江來到太原郡可不太容易,並且一路上到處都有可能遭遇險境。

不過這時候的方士與醫師又都很喜歡四處遊曆,其實跑到這個地方來也並不奇怪。

這或許就是緣分吧!

纔剛剛辭彆了劉關張三兄弟,這麼快便又遇上了左慈,這對於吳良來說已經可以說是不虛此行了。

不過左慈在此處大張旗鼓的配合晉陽令舉行祭天典禮……

這便又是一個值得推敲的問題了,可不是吳良多想,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是有目的的,哪怕聖人亦是如此。

而在吳良看來。

這種舉行祭天典禮的事情,其實多多少少都有那麼點勞民傷財的味道。

要麼是江湖騙子為了從中謀取利益而為之。

而若是有真才實學,那也應該是有著其他不為人知的目的,總不會是純粹的為國為民、祈福救世吧?

emmm……

吳良從不避諱自己是一個小人的事實,那麼習慣性的從一個小人的角度去解讀一件事情,雖然略微有那麼點思想陰暗,但其實也未嘗不可。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一句古語嘛?

不過吳良堅持認為,這不過是一種以批判的眼光看待事物的方式罷了。

若是什麼事情能夠令他這批判的眼光都看不出任何漏洞來,他也可以十分坦然的接受事實,並對當事人表達歉意與敬佩之情。

隻可惜前世與這一世加在一起,還真就冇什麼人或事能夠抵得住他這批判的眼光,或多或少總都有一些陰暗之處,而這些陰暗之處往往體現出來的都是人性最為複雜的一麵,冇有人能夠代表純粹的惡或純粹的善,在麵對不同處境與抉擇的時候,惡與善在人性中的占比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轉變,這轉變能夠瞬間顛覆你對一個人的固有認知。

“確定是申時正時麼?”

吳良沉吟著開口問道。

“錯不了。”

楊萬裡點了點頭,道,“我在街上已經見到有百姓彙聚在一起前往古祭台,於是向不少人打聽,得到的都是同樣的答案。”

“既然有如此盛世,咱們不去湊個熱鬨豈不是虧了。”

吳良笑道。

古祭台……

楊萬裡第二次提到了這個地點,吳良心中亦是有所思考。

既然沾了一個“古”字,那麼這祭台肯定便是前朝遺留下來的建築,隻是具體究竟是春秋時期趙國遺留下的祭台,還是更早時候遺留下來的祭台,依舊需要進行一番考證。

“公子說的是,不過這次祭天典禮聲勢頗為宏大,除去那些城內的官員與名士,到場的百姓數量同樣眾多,公子應低調行事,否則恐怕不好收拾。”

楊萬裡連忙拱起手來提醒道。

“這是自然。”

吳良微微頷首,“你繼續去購置我此前提到的酒食吧,順便再向城內百姓打聽一下那古祭台的來曆,儘量周詳一些。”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便轉身快步出了門。

望著他的背影,吳良騷騷一笑,自言自語了起來:“有意思……”

……

接近申時。

吳良與一眾瓬人軍骨乾來到城北的古祭台。

此刻古祭台周圍早已圍滿了前來圍觀典禮的百姓,依舊如此時的其他城鎮一樣,來到此處的多以老幼婦孺居多,因為大部分壯年男子都會被每隔一段時間便來一次的強征被帶走去做了壯丁。

好在吳良這一眾骨乾之中亦是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就算還有他們幾個壯年,也並冇有那麼顯眼。

“怎麼樣?”

吳良將剛剛趕來的楊萬裡叫到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

“我打聽了不少人,可惜大部分百姓都不知道這古祭台究竟興建於何時,隻說自他們祖輩時古祭台便已經存在了。”

楊萬裡正色說道,“唯有一名老者言說,這古祭台應是春秋時期趙國興建,那時趙國國都便在此處,每逢國內大事、又或是與外敵發生戰事時,趙王都必將攜帶諸多臣子登上祭台祭拜,祈求國內諸事順利,後來晉陽城曆經了多個朝代,又經過多次改建,城內許多地方早已不複從前,唯有這座古祭台留了下來……他還說曾聽祖上提起過,多年以前不是冇有人動過拆除祭台或是重建祭台的想法,可惜每次隻要著召集了工匠準備動工,城內便會連連發生怪事,非但那些工匠不得善終,便是主持此事的官員亦要倒黴,後來人們皆認為此事會招來天罰,冇人肯再去觸這個黴頭,古祭台便留了下來。”

“若是如此,府衙內說不定便有相關的記載,城內工匠世家應該也知道此事,如此一代傳一代,來此接任的官員都應知道此事,隻有這樣古祭台纔有可能留下來,否則哪一任官員隻要心思一動,這古祭台便有可能毀於一旦。”

吳良微微頷首,說道,“當然,如果這古祭台真有那麼邪乎,每次都會提前發難降下天罰,那也是它的本事,自是不需要旁人來保護。”

“公子倒是提醒到了我,我立刻再帶些人去探查城內的工匠世家,或許便能夠探出更多的訊息。”

楊萬裡連忙說道。

穀 “此事不急。”

吳良攔住他道,“這祭祀典禮應該很快就要開始了,你也留在此處好好長長見識,反正城內的工匠世家應是祖祖輩輩都居住於此,若無重大變故也去不了彆的地方。”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便老老實實的站在了吳良身後。

而此時此刻。

祭祀典禮雖然還並未正式開始,但古祭台上麵已經完成了祭祀前的佈置。

在祭台的最上麵,擺放了一個差不多一丈來長的巨大木案,木案上麵而鋪了一大塊杏黃色的大布將其包裹了起來。

而在黃布上麵,則擺放著幾個青銅香爐,裡麵插著三支大拇指粗細的大香柱。

旁邊還有舉個比較大的銅盤,銅盤之中則擺放著天朝古代祭祀儀式上最為常見的六牲,還有幾個與後世臉龐差不多大小的大蒸餅。

除此之外。

銅像古祭台頂端的台階上,竟還鋪設了一條紅布作為地毯,此時紅布依舊十分乾淨,冇有任何一點腳印。

而在紅布的兩邊,則分立著一些手持長矛的兵士。

看他們身上穿著的甲冑,便是從晉陽城守軍中挑選出來的兵士。

古祭台的下麵也圍了一圈兵士,這些兵士麵朝外麵,每隔一人便手扶一支旗子,旗子的上麵則寫有一個“張”字。

這個“張”便是晉陽令的姓氏。

據楊萬裡打探來的訊息,如今的晉陽令名字喚作張梁,四十歲上下,據當地的百姓描述,此人以前極少與方士交往,也不喜歡搞祭祀之類儀式,生平最大的愛好便是熏香……每日都要沐浴一回,而後將自己熏得渾身上下都是香氣,便是豪門女公子也未必有他這麼講究。

還有知道內情的人說,張梁與荀彧都是潁川人士。

年輕時他曾與荀彧見過幾回麵,不過當時荀彧便已經被舉孝廉、任守宮令,再加上他出身大名鼎鼎的潁川荀氏,年紀輕輕便已經是頗具影響力的名士。

而與荀彧相比,張梁的家世與能力自是都差了相當大的一截。

不過荀彧與他相見時,卻並未態度傲慢,非但與他言談甚歡,還鼓勵他勤學苦練厚積薄發,說他今後定有一番作為。

自那時起,荀彧便成了張梁的偶像與追趕的目標。

他不但聽從了荀彧的鼓勵,還將荀彧當做了效仿的對象,隻要是荀彧的嗜好與舉止,都要一絲不差的模仿,當然也包括荀彧喜歡熏香的習慣。

而且到了有過之無不及的程度。

似乎隻要比荀彧更香,就能比荀彧混的更好一般,以至於終日派人在外麵搜尋各種各樣的香料,搭配製作氣味獨特的熏香。

而這次忽然舉行祭祀典禮,則是破天荒的頭一回,城內的百姓對此也是頗為意外。

在他們看來,張梁這次便算是不務正業了。

所以說。

這個張梁也是一朵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葩。

而再至於這樣的張梁究竟是怎麼與左慈聯絡到一起的,並聽從左慈的意見舉辦了這場祭祀典禮,楊萬裡卻並未打探出來。

吳良倒也並不意外。

畢竟城內百姓此前根本就不知道左慈其人,並且他與張梁交往中的過程百姓也很難見到,怎麼也就冇辦法說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有一點倒是可以肯定的。

那便是左慈來到晉陽城的時間應該不長,並且在此之前也並未露過頭角。

“什麼時辰了?”

見祭祀典禮的準備工作早就已經完成,正主卻還並未出場,吳良又估摸著時間已經差不多,於是便順嘴問了一句。

“已經到了申時正時。”

楊萬裡答道。

“那就應該開始了啊。”

吳良四下張望著說道。

天朝古代的祭祀典禮不比其他,開始的時間都是通過推算的出來的良辰吉時,彆的事情或許可以對時間進行推移更改,但這件事卻是萬萬不能,否則便等同於放了老天爺的鴿子,原本是好事也要變成了壞事了。

正說著話的時候。

“咣!”

一聲鑼響。

“請張縣令登台!”

“請左仙師登台!”

“請貴賓登半台觀禮!”

一名小廝不知何時已經跑到了古祭台下麵的紅毯前麵,而後大力敲響了手中的銅鑼,扯著脖子用儘力氣大聲喊道。

話音落下。

似是已經提前排練好了一般,一行人已是自古祭台後方走了出來。

為首一麪皮白淨的中年男子身著縣令官服攜帶印綬,邁著沉穩的腳步來到了台前。

而在他側後方,則跟著目測大約應有五六十歲的老者,老者頭髮已經花白,不過看起來精神矍鑠,目光則始終微微低垂,看不出任何表情與神采,另外他的髮質亦是很好,並未像於吉一樣變成地中海。

看到這名老者身上那套灰青色的袍子,以及他出場的次序。

不難推測他應該便是傳說中的烏角先生左慈了。

若民間傳說冇有錯的話,彆看左慈現在看起來並冇有於吉年紀大,但他現在應該至少已經活了近兩百歲的樣子。

當然,這是自稱。

於吉此前也自稱自己已經活了一百多歲,但其實隻有九十來歲。

而此時此刻。

吳良的注意力卻一直集中在左慈的臉上,確切地說應該是眼睛上……據記載左慈的一隻眼睛應該是盲的,但吳良此刻卻一點都冇有看出來。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