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仔細檢視過,確定這東西上下左右都不存在任何危險之處後,吳良戴上特製的牛皮手套靠了上去。

那兩個爪子已經明確,他更感興趣也更好奇的自然便是這個圓錐體形狀的古怪東西。

如此靠近了仔細觀看,吳良才發現圓錐體的頂端總共有三個圓孔。

兩個對稱的圓孔相對較小。

剩下的那個相對獨立的圓孔則要略大了一些,同時這個圓孔裡麵還留有一條乾癟的如同藤條一般的條狀物。

難不成這竟是……穿山甲被這鍘刀切下來的半個腦袋?

結合旁邊那兩隻齊腕斬斷的覆蓋著鱗片的利爪,吳良得出了這樣一個推論。

他曾在後世的動物園中見過活的穿山甲,也曾通過網絡瞭解過穿山甲的習性與形態,非常清楚穿山甲具體長什麼樣子。

那個圓錐體頂端的兩個對稱的小圓孔,應該便是穿山甲的鼻孔。

而那個大一些的圓孔,則應該是穿山甲的嘴巴。

至於那條乾癟的如同藤條一般的條狀物,則應該是穿山甲的舌頭。

穿山甲是冇有牙齒的,平時以蟻類與一些昆蟲的幼蟲或蟲卵為食,而進食的主要器官便是那條嚐嚐的能夠從嘴巴裡麵探出來的長舌頭。

當然,穿山甲的主食還是白蟻,對於人類而言能夠有效的保護森林與堤壩,在後世不但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同樣也是一種十分重要的益蟲,據科學家觀察,250畝森林中隻要有一隻成年穿山甲,白蟻便很難對森林造成危害。

不過很多人應該不知道,穿山甲其實還是一種食腐動物。

腐屍的氣味對它同樣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不管是人的屍首還是動物的屍首,除了處於特殊的環境中,大多都將無法避免的經曆一個液化分解的過程,最終隻剩下骨架與牙齒。

當屍首開始液化分解的時候,便是最適合冇有牙齒的穿山甲食用的時候,畢竟穿山甲的消化係統其實一點都不強大,那些白蟻與昆蟲之類的食物吃下去之後,還需要像雞一樣食用一些小石子,利用這些小石子將食物磨碎加以消化。

而進入液化分解狀態腐屍已經變成了“流食”,對於穿山甲那並不強大的消化係統而言便友好了太多。

後世隨著屍首火化的處理方式逐漸變為主流,穿山甲與人類墳墓之間的故事已經鮮為人知。

但許多在農村生活的老人都知道。

穿山甲也是一個天生的“盜墓賊”,它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實用它那高超的鑽洞手段鑽進葬下不久的新墳,將進入液化分解狀態的屍首當做美食來飽餐一頓,而且極其喜歡食用屍首的腦漿子。

它的爪子可以輕而易舉的扒開腐屍的腦殼,就算扒不開,舌頭也可以輕而易舉的穿過腐屍的眼窩子,一直伸入腦子裡麵直接食用腦漿子。

也是因此,天朝便有了一個流傳數千年、哪怕到後世都還在使用的傳統棺材兩頭的兩塊側板一定要使用柏木來打製。

因為據說柏木散發出來的獨有氣味是穿山甲的剋星,穿山甲一旦聞到這種味道便會受不住逃走,能夠有效的防止穿山甲破壞墓主人的屍首,打擾墓主人的清靜。

不過以上隻是民間流傳的說法。

科學界並未驗證此事,官方也冇有任何關於此事的正式記載,是否能夠當真尚且還是個未知數。

而此時此刻,吳良則已經對於這種民間說法產生了懷疑。

因為這可是黃腸題奏啊。

黃腸題湊是什麼,那可是完全用黃心柏木堆積排列出來的墓葬形式,即是說這件墓室裡麵到處都是柏木,比那種隻有兩頭加了兩塊柏木的棺材的氣味不知道濃鬱了多少,穿山甲要是真受不了這種氣味,便應該連這座陵墓都不敢進,更不要說進入這間墓室、在一片柏木之上中了這個鍘刀陷阱,這根本不合情理。

“四弟,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見吳良拿著那半個穿山甲的腦袋仔細端詳,守衛在吳良身側的關羽並未見過這種東西,不免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應該是鯪鯉留下的東西。”

吳良轉過身來展示給眾人觀看。

在這個時候,穿山甲應該就是叫做“鯪鯉”,當然也可以叫做“陵鯉”,因為渾身佈滿了鱗片,體型看起來也與魚有些類似,因此便有了這樣一個名字,意思是“山中的鯉魚”。

不過這隻穿山甲可是遭了大罪。

直接被這個鍘刀陷阱斬斷了兩隻用來挖洞的前爪與用來進食的前臉與舌頭,不說會不會活活疼死或是失血過多而亡,光是不能挖洞,不能進食,便已經足以要了它的命。

說實話。

被如此斬殺真心淒慘了一些,與此相比,倒不如直接被斬首還能夠死的稍微痛快一些,甚至腰斬都比這樣強了不少。

“鯪鯉?”

關羽顯然冇見過這種東西,畢竟北方穿山甲本就稀少,而這個時代又冇有動物園與各種網絡百科,很難做到不出門而知天下事。

“這是一種不需生活在水中,卻能夠在山中穿行的怪魚,平時很難見到。”

於吉適時給眾人做了一番很不科學的科普,同時也充分體現出了這個時代人們對穿山甲的認知水平。

“竟還有此等怪魚?”

關羽一愣。

“天下之大,自是無奇不有。”

於吉頗為自得的捋著鬍鬚,卻又微微蹙起眉頭有些擔心的說道,“隻是不知在這陵墓中遇上如此異獸究竟是吉是凶。”

“自然是吉。”

吳良又將那一對爪子撿了起來,正色說道,“鯪鯉既能到達此處,便可以說明這處陵墓已經被它鑽出了其他的出口,這出口能夠與外界互通,便有一些地上的陽氣能夠進入陵墓,邪氣自然也要若上一些。”

後世有人認為,古時候的“陽氣”極有可能就是代指後世的“氧氣”,反正都是維持生命不可或缺的氣。

因此吳良這樣的解釋自然也冇有問題,隻不過略微入鄉隨俗了一下而已。

“公子說的極是!”

於吉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這個傢夥十分認同吳良的解釋。

“……”

眾人亦是明顯輕鬆了一些,他們亦是願意相信吳良這個“權威”人士的解釋,畢竟他們都冇有吳良懂得多。

他們倒並未將這隻穿山甲與此前在耳室中見過的那個洞聯絡在一起。

就像吳良所說,那個洞根本不是這樣一隻穿山甲能夠挖出來的,更何況這隻穿山甲受到瞭如此傷害,根本就不可能活下去。

而與此同時。

吳良的注意力已經回到了手中的兩個爪子上麵。

這兩個爪子每個上麵都有長有5根還算尖利的指甲,其中中間那根指甲最長最初,旁邊的兩根指甲次之,最邊上的兩根直接則短小許多,甚至有一部分藏於皮肉之下。

兩對爪子剛好是十根指甲。

吳良想到了後世小說中出現過的“摸金符”。

那玩意兒據說就是用穿山甲的爪子製成,雖然在這之前吳良已經以“曉組織”的方式打造了十枚金戒指,打算給每一個麾下的“摸金校尉”發上一枚。

穀 但金戒指其實一點也不特殊,很容易便能夠被人仿製。

而這種這個時代的人知之甚少的穿山甲指甲,則就相對稀缺了許多,自然也更加不容易仿製,今後作為“摸金校尉”的身份象征與信物自然是比金戒指更好的選擇。

並且此舉還能夠將“穿越者悖論”給填補上,要是曆史上真出現過“摸金符”,而並非隻是後世小說杜撰,還便能夠仍這個穿越閉環變得更加完整。

如果冇有,那就就讓他來把小說裡的事物變為事實好了。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不過這些“摸金符”上也要刻字,就刻上“曉組織”各個成員的代表字,如此也同樣可以滿足吳良的那點小心思。

……

“典韋,二哥、三哥。”

將穿山甲的爪子收起來之後,吳良又看向關羽、張飛與典韋三人,指著前麵吊頂上的鍘刀說道,“勞煩三位上前將這幾個機關破除,我們方可繼續深入查探。”

其實這玩意兒也就對付一下不當心的人。

吳良等人如今已經發現了這個機關,隻需在下麵將那些吊著鍘刀的繩索一一斬斷,令鍘刀全部落下便可一勞永逸,安然通過不在話下。

“咣!咣!咣!……”

伴隨著幾聲巨響,鍘刀紛紛落下嵌入下方的柏木之中。

吳良等人都戴著防毒麵罩,自然也不怕被激起的灰塵嗆了氣管,隻是遮住腦袋待灰塵逐漸飄落之後,方纔繞過鍘刀繼續深入查探。

直到目前為止,他們還並未見到失蹤的那隻大公雞。

也並未探明墓室中瀰漫著的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東西的怪異氣味源頭何在。

尤其是那隻大公雞。

如今墓都快要探到頭了,它又能躲到哪裡去呢……等等,該不會是鑽進此前被他用兵器封堵上的那個洞穴裡去了吧?

而白菁菁聽到的淅淅索索的聲音也是它發出來的?

若是如此,一會回去的時候還得再去那個洞穴查探一番,不能就這麼輕易將它放棄,畢竟好歹也是瓬人軍的元老了。

另外。

還有那隻穿山甲的屍首。

吳良認定它絕對不可能活下去,而且可能根本就走不遠,因此它的屍首八成還得留在陵墓中……

再等一下!

吳良忽然又想到了什麼。

“且慢!”

吳良忽然將眾人喝住,重新回到了發現爪子與半個腦袋的鍘刀旁邊,而後從身後取出一塊破布來,蹲下身子清理起地上那層厚厚的灰塵來。

“公子,這是何意?”

瓬人軍眾人見狀不解的問道。

關羽、張飛等人亦是一臉詫異,不太理解吳良究竟又在做些什麼。

“血跡!”

吳良頭也不回的說道,“受如此重傷,定會血流如注,就算鯪鯉一般體型不會太大,也一定會留下不少血跡,通過血跡我們便能夠知道它後來究竟去了何處,這或許能夠幫我們有所發現。”

尤其是這裡都是緊密排列的黃心柏木。

黃心柏木顏色很淺,並且在乾燥的情況下,若是有血跡留在上麵,一定會浸入其中,不管經過多久都絕對不會消失。

而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穿山甲能夠進入的地方,大公雞也能夠進入,說不定這會成為找到大公雞的關鍵。

果然。

掃清這一層厚厚的灰塵之後,吳良立刻便在柏木上發現了一些極為明顯的深色印記,這無疑便是那隻可憐的穿山甲留下的血跡。

於是吳良精神大振,接著又沿著這些印記繼續向周圍清理。

很快他便又發現,這些深色印記並未向墓室之外延伸,反倒是繼續向墓室深處延伸而去……

“幫忙,尋找這種印記究竟去了何處。”

吳良抬起頭來,對不知是否應該插手的圍觀眾人說道。

“得嘞!”

眾人應了一聲,除了幾名負責警戒的兵士,剩下的人全都蹲下身來,沿著吳良所知的方向清理地上的灰塵。

他們戴著防毒麵罩,做起此時來除了要防止眯了眼睛,倒也不必太過在意灰塵。

如此一行人齊心協力。

緊緊用了幾分鐘的時間,便已經找出了一條清晰的深色印記。

而後沿著深色印記繼續向墓室深處小心清理。

大約也就幾盞茶的功夫,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被黃心柏木木條簇擁起來的長方形坑洞跟前。

根據吳良對黃腸題湊的瞭解以及以往的經驗。

這個長方形坑洞便應該是用來放置墓主人棺槨的地方,即是說那隻身負重傷的穿山甲最終還是來到了墓主人身邊。

但當吳良接著火把的光芒向坑洞內望去的時候,卻是看到了預料之外的情景。

這裡麵根本冇有棺槨。

他隻看到了一個似是有什麼東西壘積起來的方方正正的臥榻,而一具人形的金縷玉衣就那麼端端正正的躺在這個臥榻之上。

而此時此刻。

這具金縷玉衣卻是令他絲毫不敢靠近,甚至生出了退意。

因為他清晰的看到,一種深綠色的未知粘液自玉衣上那些玉片之間縫隙滲透出來,已經在臥榻上彙聚了一灘……

此情此景。

若有人說這具屍首冇有發生什麼異變,吳良是斷然不會信的!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