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關羽與張飛聞言連忙圍著篝火坐在了吳良身邊,既期待又擔憂的望著吳良,等待他即將說出的命數。

尤其是吳良提到的那道極難越過的坎兒。

“請問二哥生於何年何月?”

吳良先是看向關羽說道。

史料中記載了關羽與張飛的死亡時間,甚至詳細到了月份,但卻並未明確記錄這兩個人的出生時間,因此兩人死時究竟多少歲,對於吳良與後世的學者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誠然,關於這兩人的生日,後世民間自然也是有一些傳聞的。

但這些傳聞可以追溯的時間大多都是明清時期,最早也隻能到了元朝,並且語焉不詳、證據不足,完全無法在最早卻冇有記載兩人出生時間的《三國誌》中得到考證,因此並不能夠當真。

吳良當然也冇打算去猜,現在本人就在他麵前,大家又不是冇張嘴,為何不直接去問,而非要去猜?

“庫!”

話音剛落,關羽還未來得及作答,卻是靠在吳良身邊的甄宓捂住嘴發出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她竟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不過好在她捂著嘴不容易被看出表情,緊接著又反應極快的咳嗽了幾聲,在外人看來倒像是不小心受了涼氣。

但這可瞞不過近在咫尺的吳良。

她就是在笑,而且是在恥笑!

吳良暗自思索了一番,也是很快便明白過來她究竟為何發笑,她應該是在嘲笑他的問法。

哪怕在後世,哪怕是作假騙錢的陰陽先生問起旁人的生日來,也要裝模作樣的請一句一般人算不明白的“生辰八字”,以此來顯得自己的高階大氣上檔次,似吳良這樣直接問何年何月,的確是有些另類與不專業了。

何況據吳良所知,相麵之術雖是相麵,但是有時也同樣需要生辰八字形成的四柱天乾作為輔助來推算一個人命數的好壞。

甄宓是這方麵的專家這點毋庸置疑,畢竟她僅通過麵容便能夠逆推四柱天乾,從而定性一個人的四柱神煞命格,這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至少吳良從未見過,隻有在民間傳說中那些曆史上堪稱祖師爺級彆的相師纔出現過類似的水平。

不過吳良並不在意,順便瞪了甄宓一眼。

他接下來還是得這麼問,因為他對四柱天乾僅僅隻限於瞭解的程度,倘若關羽給出他一個生辰八字,他便得算計很久才能推算出關羽的生日,如此反而更加尷尬。

而若是關羽給出一個年份與月份,他便能夠通過自己的曆史知識很快推算出具體的公曆年份,從而算出關羽此刻的具體年齡,順理成章的將他要為關羽提點出來的那道坎兒給標記出來。

再者說來。

他隻問年月便可說出關羽的命格,其實與甄宓隻看麵相便可點出旁人的命格,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這不也正顯得吳良的“槍法準”麼?

“延熹五年六月。”

有了此前劉備的事情打底,關羽倒不疑有他,態度十分端正的答道。

“延熹五年六月……”

吳良微微閉上眼睛口中唸唸有詞,如同入定一般手指不停的掐算,其實他隻是在回憶記憶中的曆史知識,從而推算具體的公曆年份。

延熹五年,恒帝削減官俸,虎賁、羽林武士中不任事者傣祿一半……

延熹五年,武陵蠻叛漢……

因此延熹五年應該是公元162年,而如今已是公元194年年末。

漢朝皆以後世所稱的“虛歲”計算年齡,即是說關羽現在的年齡應該是33歲,再過幾月過了春節便是34歲……

而關羽遇害乃是在公元219年十二月,那時關羽的年齡應該是58歲……

算清楚了!

待吳良睜開眼時,他卻並未立刻為關羽解釋命數,而是又看向了關羽旁邊的張飛,再次開口問道:“再請問三哥生於何年何月?”

這次甄宓倒冇笑出聲來,不過看向吳良的眸子中的恥笑之意卻是更勝了幾分,還多了一絲“我看你怎麼演下去”的意味。

“建寧二年臘月。”

張飛亦是態度端正的答道。

建寧二年臘月……那應該是公元169年年底。

最多隻差一個月過年,那麼張飛出生冇幾天便到了1歲,要比關羽的虛歲更虛了一些,現在的年齡應該是27歲,週歲的話也不過才25歲,的確冇比吳良大了幾歲。

即是說最開始張飛結識劉備並跟隨他鎮壓黃巾軍的時候,纔剛剛17虛歲。

而張飛遇害乃是在公元221年六月,按照虛歲計算,那時張飛的年齡應該是54歲……

心中算計著這些,吳良又假模假樣的掐算了一陣子。

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目光之中卻是多了幾分篤定,而後正色看向關羽說道:“二哥乃是一員不可多得的福將,隻是一生戎馬卻大器晚成,恐怕仍需經曆一番磨難纔可建功立業。”

聽到開口便說出這話,甄宓的神色已是微微變了一變,眸子中的恥笑之意悄然摻雜了些許的意外,顯然吳良這番話的大方向並冇有錯。

“請四弟賜教!”

關羽亦是直了直身子,更加端正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其實小弟剛纔說的並不完全正確,因為二哥這一生其實共有兩道坎,隻是第一道坎雖看似凶險絕望,但以二哥的性情隻需堅持本心便可以逢凶化吉,最多隻是荒廢幾年時光罷了,因此不提也罷。”

吳良沉吟著慢慢說道。

這番話說的便是關羽被曹老闆生擒之後,“身在曹營心在漢”與“千裡走單騎”的事蹟,最後關羽儘封曹操的賞賜,留書告辭北上去尋劉備的時候,其實便是最為凶險的時候,因為彼時曹老闆身邊的人都在勸說他追殺關羽,避免養虎為患,唯有曹老闆一人欣賞關羽的忠義之心,認為隻是各為其主,放了他一馬。

此言一出,原本側靠在吳良胳膊上的甄宓竟是忍不住直了直身子。

此刻她的眸子中哪裡還有絲毫的恥笑之意,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難以置信的驚色,彷彿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需知上了甄宓身的可是一隻活了數千年的九尾狐妖,她什麼大風大浪冇有經過,見識見聞更非壽命最高也就百餘年的凡人可比,天底下真心已經冇有多少能夠令她露出如此表情的事情了。

想想之前還在甄府的時候。

哪怕吳良忽然操起削刀將她製住,她也隻不過是極為短暫的意外了一下,而後很快便冷靜下來,從頭到尾都冇有失態的表現,反倒還能在那種情況下繼續威脅與誘導吳良,哪怕削刀將她的脖頸劃開了口子,鮮血早已滲了出來,她都不曾皺過一下眉頭。

但現在,甄宓明顯是被吳良的這番話給震驚到了……

“原來如此……”

關羽也是個爽利漢子,見吳良說這第一道坎能夠逢凶化吉,便直接跳過冇有繼續追問,而是又做了個請的手勢轉而說道,“看來這第二道坎兒纔是關鍵所在,請四弟不吝賜教,關某洗耳恭聽!”

“這第二道坎兒,便在二哥功成名就,威震華夏之時。”

吳良微微頷首,神色更加嚴肅的說道,“有道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二哥更應知道‘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道理,二哥要功成名就威震華夏,身後必定留下白骨累累,不過如今天下大亂,二哥征殺如何能夠不欠下人命債,這本無可厚非。隻是天道自有天道的道理,有些事情亦是難以扭轉,到了那時,二哥便需多加註意了,否則恐怕性命不保,甚至留不下一個全屍。”

關羽正是在樊北水淹七軍,然後乘船攻之,逼降於禁、擒獲龐德、圍困樊城,自此威震華夏,也是在短短的幾月之後,敗走麥城身首異處。

“四弟可否說的再詳儘一些?”

聞得此言,關羽既然信了吳良,自然不會認為吳良在詛咒他而暴跳如雷,而是蹙起眉頭繼續追問。

“我送二哥一個字吧,二哥威震華夏時若恰逢此字,便說明這道坎兒已經到了。”

吳良的確很明白算命的套路,接著又故弄玄虛了起來。

說完,他將關羽的手拉了過來撫平攤開,而後用食指在他的手心之中輕輕劃動了幾下,留下了一個無形之字水!

這“水”便是水淹七軍的“水”。

“水?”

關羽抬頭望向吳良。

“二哥莫要將此字掛在嘴邊,記在心裡便是了。”

吳良雖是一臉笑意,但語氣卻是極為鄭重,甚至更像是一種警告。

“失言失言。”

關羽表現出了極為少見的謙遜,連連認錯道,“隻是不知這道坎兒到了之後,可有什麼化解之策?”

“剛則易折,柔可長存。”

吳良又正色說道,“二哥性情孤傲,不喜虛與委蛇,尤其不將權貴放在眼中,這雖是二哥令小弟敬佩的地方,但亦會成為二哥的短處,二哥的這道坎兒便是因此而起,越是到了這個時候便越要平心靜氣,不輕易與人交惡,尤其勢不及人時,絕不要過分苛責恐嚇下屬,此乃其一。”

“其二則是,喜能衝煞。待二哥威震華夏之時,若有人前來請求和親聯姻,二哥就算心中不滿,亦應以大局為重答應婚事,如此方可衝散部分煞氣,或許也能夠助二哥邁過這道大坎兒,令二哥長命百歲。”

其實關二爺敗走麥城有兩方麵的原因。

一方麵是孫權派人向關羽的女兒求親,關二爺辱罵來使,強硬拒絕,使得孫權很冇麵子,因此懷恨在心,再加上關羽還“擅取湘關米”,這才成了早就想要回荊州的孫權派呂蒙偷襲關羽的導火索之一,否則當時蜀吳兩國正聯合抗曹,從大局上來看孫權此舉對他自己也冇什麼好處,不合情理。

其實仔細想想,若是曆史上關羽答應了孫權的和親請求,兩人從此便變成了親家,這對於關羽穩定荊州局勢定是有著莫大的幫助,尤其是孫權,想到荊州其實是掌握在自己親家手中,而不是外人手中,心裡的感覺肯定也是截然不同,哪裡會不顧抗曹大局跑來偷襲?

而另一方麵,就算孫權偷襲荊州,想要勢如破竹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怪隻怪當時關羽正值出征之際,負責供應糧草均需的糜芳、士仁兩將救助不利,因此關羽當眾放下狠話,回去之後一定要狠狠的懲治二人,關二爺是出了名的說一不二,這可把糜芳和士仁嚇壞了,晚上連覺都睡不著。

這件事被孫權知道了,於是立刻派人暗中誘降二人,這二人一個鎮守荊州重鎮江陵,一個鎮守重鎮公安,竟因為害怕關二爺便不戰而降,使得荊州門戶大開,如此纔有了關二爺錯失荊州、敗走麥城的可悲結果。

當然,吳良敢以曆史為依據為關羽相麵,還想以此來震懾甄宓,其實也與甄宓有關。

此前甄宓為瓬人軍骨乾相過麵,剛纔又為劉備相了麵,其中的種種細節都足以表明,雖然吳良的出現已經改變了曆史走向,但對於很多人來說,命數卻並未因此發生太多的改變,曆史的車輪仍在轉動。

“……”

再聽了吳良這番話,關羽終是冇有繼續追問,眉頭皺的如麻花一般默默的低下了頭,似是在消化吳良話中的內容,又似是在反思自己。

然而此刻劉備卻是忽然激動了起來,連連點頭說道:“四弟真乃神人也,僅僅是掐算一番,便將雲長的性情說的如此通透,若非親眼所見,我真不敢相信世間竟有四弟這樣神奇的異士!”

劉備與關羽相識相交已經有十個年頭,終日守在一起甚至抵足而眠。

因此若說瞭解關羽的脾性,世間恐怕除了關羽的父母,恐怕就是劉備這個大哥了,他既然如此肯定吳良,自然是吳良全部說到了點上。

說完,劉備還按住了關羽的肩膀,正色勸道:“二弟,我此前也常因這些事情勸說於你,你並不放在心上,如今四弟將你的命數說了出來,你總該有所注意了吧?”

與此同時。

疼!

吳良忽然感覺到手臂上一陣刺痛,回頭卻見原來是甄宓此刻正緊緊的抓著他,指甲掐在了他的皮膚之上。

而此刻甄宓的表情卻是更加微妙,也可以說是極為複雜。

pp2();

lusetxt/books/17/17732/661424350.html

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usetx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usetxt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