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

看著眼前的地圖,三老們再次麵麵相覷。

雖然吳良說的話很有道理,聽起來也完全站在了朱家與他們這一邊,甚至都想不出這麼做對他們將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但是畫地圖這種事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總覺得有些古裡古怪,心中難免有些腹誹。

“諸位標記的時候請務必精細一些,事後這份地圖將作為地契備份存在府衙之內,倘若今後誰的田地遭到不法侵占,皆可來到府衙找我申訴,我定會為諸位做主,另外,朱家也想藉此三朝來臨之際清算一下在雍丘擁有的確切產業。”

吳良接著又笑嗬嗬的說道,但說話的語氣卻像是命令。

“善。”

聽到“朱家”二字,三老們感受到了一絲壓力,又實在想不出這份地圖會給他們帶來任何的不利之處,於是終於開始動筆。

片刻之後。

各個鄉鎮的地圖上便如同吳良要求的那樣,標註出了許多塊區域。

其中麵積最大的自然就是朱家的產業,而這些三老們也都占據了一部分靠近城鎮的田地,除此之外,一些鄉鎮內的大戶產業也都標註了出來。

不過就算除去這些私人田產,每個鄉鎮也至少還有五分之四、甚至更多的土地屬於無主之地。

有些土地是因為地勢環境因素實在不適合耕種,有些土地則是因為人口原因冇有開墾出來的荒地……畢竟這個時代人口數量還很有限,尤其是如今連年征戰,人口還在不斷下降,逃亡的流民日益增多,生產力就變得越發有限了。

而吳良要使用的就是這些無主之地。

漢朝的田地製度是個人私有製,田地不但屬於個人資產,還允許進行買賣。

也是因為這樣的製度,絕大多數開墾出來的良田都被各地門閥豪族與大戶的巧取豪奪之下侵占,原本擁有土地的百姓為了生活隻得成為他們的佃戶,一旦遇到天災**顆粒無收,交不起租子要麼便要被地主逼得家破人亡,要麼便隻能成為流民流亡他鄉。

而所謂“屯田製”。

本質便是要將那些冇有田地的流民與那些無主之地結合起來安置,既可避免與那些擁有大量社會資源的士族門閥發生衝突,又可以完成社會閒置資源的再整合、再利用。

如此一來,流民有了土地耕種,不說安居樂業吧,起碼不至於像之前那樣大片餓死。

而那些荒蕪的土地也有了人耕種,社會生產力得到了提高,有了更多的糧食產出,曹老闆以後要買糧或是征糧也會相對容易一些。

當然,“屯田製”也並非冇有弊端。

或者說任何一種製度都不可能冇有弊端。

曆史上的“屯田製”最大的弊端便是將老百姓管得比較死,人與土地完全綁定,並且隨著戰事升級,剝削也會逐步上升,再加上官僚階級的日益**,終有一日會將手伸到屯田土地之中,引發屯民的逃亡與反抗是遲早的事,徹底崩盤也是遲早的事。

不過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也不是吳良能夠管得了的。

天朝曆史上自大秦建立以來,幾乎冇一個朝代的國運能夠熬過三百年,這些都不是冇有原因的,更何況一種製度?

吳良隻知道。

目前情況下實施“屯田製”。

對曹老闆有好處,對那些流民有好處,對自己也有好處,這就已經夠了。

至於這種製度在經曆了幾十年、幾百年之後最終會在“人”的手中變成什麼樣子……吳良已經預見了到結果,而人嘛,還是要活在當下。

“諸位不如再按個手印吧,畢竟日後這地圖可是要當做憑證使用的,倘若有人拿去私自繪製篡改,恐怕就無法作數了。”

看過這些地圖之後,吳良又笑嗬嗬的道。

說著話已經有人將以前準備好的印泥承了上來,將地圖與印泥擺在了三老們麵前。

“這……”

一種正在簽訂賣身契的感覺油然而生,三老們心中冇底,卻依舊冇想出來此舉對他們有什麼不利之處。

“難道諸位對朱家與自己的田地還有所疑惑?”

吳良問道,

“這倒冇有……”

三老們紛紛搖頭道。

“那諸位還在等什麼呢?”

吳良笑道。

於是三老們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在地圖上按下了手印。

再命人將地圖收回來,吳良已經圓滿完成了今天的任務,有了這些三老們按下手印的地圖,之後實施屯田製的時候,便可以明確自己的勢力範圍,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不但不用擔心與朱家以及當地的大戶打口水仗,還能夠防止朱家與那些大戶手伸的太長,伸到他的勢力範圍之內。

到時候砍起他們的手來,也能夠做到有理有據。

不會影響曹老闆想要的穩定,自然也不會為自己惹來太多的麻煩。

……

半個多時辰後。

今晚的宴席終於結束,期間吳良也並未過河拆橋,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後依舊與這些三老一邊飲酒一邊說笑。

一方麵儘可能消除了這些三老心中的不安,一方麵也簡單的瞭解了一下各鄉的情況。

如今這世道,不隻是百姓不好過,他們這些“地主”其實也冇有想象中的好過,以至於這些三老都在不停的對他倒苦水。

目前問題最嚴重的,自然還是佃戶流失的情況,這本就是吳良預料之中的事。

不說彆的,光是朱家在雍丘縣的田地,在張邈反叛任由呂布搶掠抓丁之後,便起碼有將近一半處於無人耕種的狀態,以至於年底收上來的租子至少比往年少了一半。

而像他們這些三老與地方大戶則還要更慘一些,不但佃戶銳減,前段時間還被呂布的兵馬狠狠的敲詐了一番,被迫出了不少血。

然而他們以為這樣就已經夠慘了麼?

吳良笑而不語,他們明年一定還會更慘……

因為明年、也就是開春幾個月之後,兗州境內還會遭遇一場十分嚴重的蝗災,嚴重到什麼程度呢?

嚴重到曆史上曹老闆被呂布張邈偷了家之後,回軍援救時一點軍糧都拿不出來,甚至搶都搶不來,不得不選擇停戰,還差點將家眷作為人質送到袁紹那裡,作為寄人籬下的條件。

甚至。

當時程昱為了幫曹老闆解決這個問題,還被迫命人在當時自己所轄的東阿縣境內大肆劫掠了一番,也隻為曹老闆湊出了僅夠用三天的軍糧。

而且這些軍糧中,還有一部分用人肉製成的肉脯……

據說這也是程昱終身冇有位列三公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事實在太敗人品,曹家雖然感謝他,卻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讓他位列三公。

不過這些事都能夠從側麵看得出來這場蝗災究竟有多嚴重。

那時曹老闆手下兵馬並不算太多,撐死了也就幾萬,如此大肆劫掠了一個縣,也才堪堪湊出三天的糧食來,那豈不是說當時縣城內各家各戶手中的糧食基本上也已經捉襟見肘,最多也就夠吃幾天了麼?

所以,吳良如果想要實施屯田製,來年的蝗災便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不過吳良已經提前想好了對策,雖然不可能一點損失也冇有,卻也能夠減少大量的損失。

肯定不是吃蝗蟲。

穿越之前吳良看過許多曆史,那裡麵都用“吃”的方式來解決蝗災,不僅是人自己吃,還要趕著大群的雞鴨去吃。

吳良想說,這完全就是脫離生活的無稽之談。

古人隻是受限於當時的科研水平,對世間萬物的理解冇有後世那麼透徹與科學,但並不是傻子,那些蝗災中蝗蟲要真能吃,他們又怎會看著蝗蟲在眼前紛飛,把自己活活餓死?

需知隻要是成了群的蝗災,這些蝗蟲身上便會出現一種致命毒素。

人吃了這種毒素會中毒而死,就連雞鴨等等蝗蟲的天敵,也會受到這種毒素與氣味的影響失去食慾,根本就不會去吃。

所以想要靠吃來解決蝗災,人隻會比蝗蟲死得更快。

至於吳良打算用什麼辦法……

先賣個關子,到時候等朱家與這些三老或是大戶深受其害的時候,吳良自會叫他們知道什麼叫做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諸位三老,今日宴席便到此為止吧,希望諸位都儘了興。”

見眾人桌上酒肉都已經見了底,吳良終於起身笑道。

“多謝縣令款待。”

三老們也是紛紛起身施禮感謝。

“客氣客氣,我送送你們。”

吳良笑嗬嗬的還禮。

其實此刻他的心已經去到了府衙門外。

席間典韋已經過來報告過,朱魯等人吃了他的閉門羹之後,並未悻悻離去,反而固執的守在門外,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能打什麼主意?

無非就是心裡不爽,想要找回場子唄?

如今正是寒冬時節,他們在外麵凍了半個多時辰,心中的怨氣肯定無以複加,隻要吳良一打府衙開門,這些人肯定立刻便要發作。

“開門吧。”

吳良卻絲毫冇有放在心上,來到門前時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據說這個朱家三公子是朱家最不成器的公子,正好藉此機會瞧瞧他到底是個什麼貨色。-